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章 赔钱

作品:孤才不要做太子|作者:抉望|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9-17 21:24:56|下载:孤才不要做太子TXT下载
  魏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忍不住打量周围官员的反应。

  本来就是个例朝会,可是前来上朝的官员几乎占据了半个大殿。如果是平常,也就几个有要事禀告的官员,三三两两的过来而已。如果遇到没有什么大事的一天,甚至第二天都没有早朝。

  好多的官员都在摩拳擦掌,尤其是言官,自从皇帝登基后,就勒令他们有一说一,宁可弹劾错,也不放过,就算是皇帝有错,也当据理力争。因为这个命令,他们可是把满朝文武都狠狠的弹劾了一遍。可是弹劾完了,却没了后续。

  如果是别的时候,朝中大员不管谁都会露出小尾巴被人抓,可是现在是新皇登基伊始,好多旧朝勋贵都被新皇帝撸了下来,大家都恨不得夹紧尾巴做人,谁敢犯事儿啊。至于因为从龙升迁上来的几位,傻子才没事儿就去找麻烦。偶尔的弹劾一下可以,大家都不当回事儿,可是一直盯着会结死仇的。

  至于太子,本以为太子年幼,没机会弹劾,可谁曾想,就是九岁的太子,硬是犯了大事儿。当官就要办事儿,不办事儿怎么升迁?所以,李承乾的这一次“犯错”,对这些人而言可以说是久旱甘霖了。

  叹息一声,魏征把视线转移到了对面。

  例行朝会本来没有武将什么事儿,可是今天武将们也来了不少。卫国公李靖,卢国公程咬金,琅琊郡公牛进达,鄂国公尉迟敬德,这几位很明显不是来商量军策,而是来给太子撑腰的。

  再看看赵国公长孙无忌、申国公高士廉都在,魏征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样豪华的阵容,没道理会出事吧。

  房玄龄恰好低头整理衣摆,魏征收回的视线跟李承乾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对上线后,李承乾对魏征微笑了一下,旋即被房玄龄挡住了。

  随着近侍“上朝”的声音响起,房玄龄一如既往的站了出来。这是惯例,不管今天有什么事儿,都要先听宰相的汇报。除非事情的优先级,需要连房乔都要让位。

  “启奏陛下,年前关于精简各部官员一事,至今已经精简完毕。三省六部及各部,共计裁员三千七百二十三人。加上地方裁员共计五万七千二百七十七人,今复命。”

  御座之上的李世民点了点头:“速度不慢,咱们大唐因为让百姓休养生息的缘故,削减了很多的赋税劳役。收入少了,消耗就要减少。朕在武德年时寻访各地,发现吃公粮一事,格外严重。有些贫瘠的县,单衙役就有足足一百人。朕在三省就职的时候,也觉得冗吏过多,大多闲置。百姓的米不养闲人,如此精简消肿,与民有利啊。”

  虽然各家都有被裁掉的官员,可朝臣们还是山呼万岁。

  房玄龄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他的笏板上,记录的也只有这件事儿而已。

  见宰相发话完毕,言官队伍里立刻就有一个官员想要站起来,

  结果,没等他起身,尚书左仆射萧瑀却站了起来。

  坐得离皇帝远就这么一点坏处,就算有要紧的事儿,也只能等前面的大佬们讲完,才能轮到自己。

  言官罗秋正叹息一声,只能重新坐回去。

  躬身施礼后,萧瑀道:“陛下,昨日,长安县县令和万年县县令一同上奏,可是,为何奏折由御史台直达天听?按照律例,就算是弹劾的本章,也应当经过中书省才是。臣请陛下彻查此事,朝廷自有其法度,肆意越权,岂是能够开先例的?”

  说完,萧瑀冲着李承乾微笑了一下,然后对言官们狠狠的瞪了一眼,才回到自己的位置。

  萧瑀的一笑,让李承乾顿时摸不着头脑了。

  按理说,自己跟这个老头没什么交情啊?怎么今日,他会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的?

  虽然只上了几次朝,可是有李纲和虞世南在,他对于朝堂上的一些规矩,特别是潜规则还是比较了解的。

  弹劾的本章,确实直达御史台,可是,也应当经中书省审阅后,才会送到皇帝面前。如果不走正常程序,直接送到皇帝的案头,就算是有理的奏折,信誉度也会立减五分。

  萧瑀,明显是要抢在言官之前,先把这件事抖出来。

  思前想后,也想不到老家伙帮自己的理由,李承乾只能放弃了思考。不论如何,待会儿下朝后都要道谢的,到时候再问就好。

  萧瑀回去后,几个言官几乎是同时站了出来。

  先一步施礼完毕的罗秋正,大声道:“启奏陛下,微臣今日要弹劾东宫太子与御史大夫魏征。长安、万年县县令上奏,太子之养殖场散养鸡鸭,对周边百姓的耕作产生了影响,无端扰民,此为一;

  万年县县令何寿云,其阻拦太子车前,讲述道理,然太子依旧不理,倚仗侍卫兵刃之利夺路而走,仗势欺人,此为二;

  太子年幼,本该是读书学习的年纪,却跟民间商贾纠缠不休,为金银财货所迷,肆意胡来,此为三。

  而魏征者,万年县县令拦车讲理之时,随侍太子身边,却不以大义为先,反而蛊惑太子做错事。

  故臣奏请陛下降罪于太子,并收回东宫财政管理之权,切莫让年幼太子走上歧路。故臣奏请陛下降罪于魏征,以戒朝廷中意欲依附太子之人!”

  罗秋正说完,跟着他一起站出来的言官们齐声道:“臣附议!”

  说完,长揖不起。

  看着这群义正辞严的忠肝义胆之士,房玄龄忍不住转过头,对魏征说:“都是你手下的人,今天怎么对你也下手了?”

  魏征叹息一声说:“如果这些确实是太子的错事,你觉得老夫会冷眼旁观?这群混蛋,想干点什么证明自己的存在,想要政绩想疯了。越过中书省直接送到皇帝案头?他们以为他们是老夫?不问真相,看到奏折后就热血上头。老夫昨晚给他们写的信,他们看过才怪了。”

  说完,魏征站了起来,走到场间站定。

  李承乾也跟着站了出来,因为是第一次被弹劾,他不知道被弹劾的人,是需要站出来被皇帝问话的。

  事情的始末,李世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见儿子站了出来,高坐于龙椅上的李世民调侃道:“去年渭水之边,朕因为你抵挡突厥千军万马之功,放任东宫财政自由。没想到今天被人当成罪过给说了出来。太子,怎么样,你还要把持着东宫财政吗?”

  李承乾没想到皇帝老爹就抓住了这一条来讲,躬身施礼过后,无奈道:“儿臣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被人弹劾,只是东宫财政,还是不要交还给父皇了。渭水边的功绩,虽说是儿臣身为太子所必须做的,但是怎么也是军功的一种。我大唐除非是谋反之类的大罪,好像还没有收回军功赏赐的先例吧!”

  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程咬金在武将一边哈哈大笑道:“太子这话说的在理,当初殿下阻拦突厥军队于便桥边,这确实是军功的一种。只要是因为军功获得的赏赐,非大罪不予轻夺,莫说是大唐,历朝历代这都是根本的道理。

  哈哈哈,罗秋正,老程可知道你为什么眼红东宫的钱财。还记得之前平康坊的烟雨酒坊,里面有你的份子在,可是永盛酒坊推出新酒后,烟雨酒坊被排挤,若不是永盛酒坊忽然停产,估计烟雨就会黄掉。”

  尉迟恭嘿嘿一笑,也说:“要老夫说,你有份子的那家酒坊就应该黄掉。平日里老夫府上到你那里买酒,都不见有优惠。都是同殿之臣,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黑心。”

  尉迟恭话音一落,今日出场的四位武将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武将们在文官启奏的时候插科打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罗秋正却被气的脸都红了。

  他家里入股酒坊的事情,虽然是事实,可是怎么能放在朝堂之上直接说?

  罗秋正旁边的言官黄贵反唇相讥道:“卢国公,鄂国公,您二位也好意思说罗卿?长寿坊的醉风楼、西市上卖马的商铺,也不知道都是谁入股的。”

  程咬金哈哈大笑,不以为意道:“醉风楼可不是老程我入股的,那就是程家开的,你们若是想来,老夫给你们打八折。”

  尉迟恭也不以为然道:“西市上卖马的,确实是老夫给他们撑腰的,这没什么隐秘的。军中袍泽出门缺一匹良驹,不都是到那里牵着就走?老夫可不像某些人,遮遮掩掩的。”

  “....”

  “....”

  ....

  众人无语的看着程咬金、尉迟恭和罗秋正、黄贵对喷,都想把这俩人的嘴堵上。这么拆下去,一旦城门失火,岂不是把所有人的家底都给暴露出来了?

  好在言官里还有清醒的,名为吴青峰的言官伸手拦住还要说话的罗秋正,对皇帝拱手道:“陛下,万年县县令何寿,长安县县令余秋生就在殿外,不如传唤此二人入殿如何?”

  弹劾的进程必须推进了,吴青峰知道,如果继续在“钱”这个字上纠缠不休,恐怕今天的朝会就成了笑话。不管是东宫与商贾合作,还是夺路而走,都是小事情。真正能给太子雷霆一击的,还是“扰民”。

  在皇帝全力推行善待百姓的前提下,太子所做的事情,说小也小,说大,呵呵,也很大。

  “那就宣他们上殿吧。”

  对于程咬金和尉迟恭引起的大戏,李世民还是看的蛮来劲的。虽然大臣们家底有多少,他都有大概的情报,可是情报里得知,跟在大殿上听到是两回事。

  虽然朝廷律令规定为官者不得经商,但是真的遵守的还真没几个。不过,作为皇帝,有的时候需要糊涂一下。不管怎么说,朝堂上一半左右的人都是身有爵位的贵族,该有的优待是不能少的。

  没过多长时间,何寿和余秋生就走进了殿门。

  只看二人入殿时走路的姿势,就能知道心性如何。

  长安县县令余秋生,虽然也住在长安,但是皇宫明显不是他这个小小县令能够来的地方。不是世家大族出身的他,第一次面圣,紧张的浑身都是汗水。就连走路都是看着脚底板,似乎是打定主意全程一眼都不看皇帝大佬。

  何寿不愧是魏征看中的人,明明也是第一次上殿,可是走起来很有风范,丝毫看不出紧张的样子来。

  二人恭敬的行礼过后,一起盯着太子看。

  何寿的嘴角明显蕴含着笑意,似乎是在说“看,本官是不是真的告到朝廷来了”。

  “太子,两县县令已经到场,养殖场扰民的事儿,朕就让你自己处理吧。”

  李承乾答应一声,转身面对何寿和余秋生。

  刚刚还在紧张流汗的余秋生,此时却冷静了下来。

  大唐初期的政233治环境,给了底层官员很大的底气。寻常就算是勋贵侵占百姓的田地,他们都敢以一介县令的身份登门指责,甚至告上朝廷。虽然这么整,被大家族搞的也不少,可是这股风气却从长安开始,蔓延到了各地。

  拱拱手,何寿道:“太子殿下,微臣前日所言,确实不是开玩笑。如今在朝堂上,微臣只问太子一句话,养殖场,关,还是不关?”

  余秋生也拱手,虽然一句话没说,但是坚定的眼神已经表达了他的想法。

  关了养殖场?怎么可能!

  李承乾很想告诉这些家伙,一片草地的蝗虫若虫,只需要几只鸡,就能清理的差不多。养殖场单单母鸡就有几万只,公鸡的数量虽然少点,也不至于太差。这么多的鸡,辛辛苦苦的消灭着即将到来蝗灾的有生力量,你让老子关了养殖场?

  冷哼一声,李承乾毫无羞愧的说:“关了养殖场不可能,如果百姓们有怨言,孤大不了出钱赔他们就是了。不管因为鸡鸭的缘故损失了多少,孤双倍赔给他们就是!”

  “你....”

  何寿大怒,很想再次伸手指着太子,可是好歹他还记得这是在皇宫,才没有真的抬起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