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二十章 韩云插手

  太子府中,一场仿若宿命对决一般的战斗却是激烈无比。

  炽热无比的火焰。

  寒气冽人的寒冰。

  两者皆是爆发出猛烈的气势,甚至带起狂风,将四周的翠竹、林木刮得呼呼作响。

  但此刻,焰灵姬却是败迹已现,此刻焰灵姬在黑衣人的寒冰攻势下却是急忙闪躲开。

  “嗖...”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焰灵姬快要支撑不住之时,其身后竟是有着六道“黑蛇”身影陡然浮现。

  “黑蛇”出现的瞬间便是猛地向着白亦非攻了过去,甚至还带起了令人心惊的破空声。

  六条“黑蛇”将要碰到黑衣人之时,只见黑衣人却是丝毫慌乱之举,只见其右手轻轻一挥,使得本就寒冷刺骨的寒气却是陡然变得凌冽万分。

  刹那间,只见一道冰墙却是仿若凭空出现一般,巍然立于黑衣人身前。

  “轰、轰...”

  只见无数冰屑飞溅,那腾在半空中的六道蛇影却是不得寸进。

  与此同时,六条“黑蛇”在撞到冰墙之时却是陡然现出原型。

  只见,那“黑蛇”竟是化作六根蛇骨锁链,倒是诡异无比。

  一瞬间,六根蛇骨锁链瞬间往回撤走,回到身形颇为壮硕的天泽身后。

  “你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要快。”

  这时黑衣人却是冷不丁的吐出一句。

  “白亦非,看来你不喜欢意外。”

  天泽却是直接道出这暗中独自一人来此的黑衣人具体身份。

  “我只喜欢惊喜。”

  “现在我所馈赠的不就是惊喜?”

  闻言,身着黑袍的白亦非却是摇了摇头道:“失去控制的惊喜是一场灾难。”

  “那我可以保证,灾难才刚刚开始。”

  “有人帮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但这不代表你就有了反抗我的资格。”

  两人就是一熟识的老朋友一般,完全不像是有着深仇大恨。

  “你我之间那脆弱的友谊虽然不存在了。但你记住,我们既然可以把你放出来,也随时可以毁了你。”

  白亦非此刻话语中却是充满了寒意,仿若是要将眼前的天泽冰封在这彻骨的寒意中。

  闻言,天泽满是诡异蛇鳞的左臂却是紧紧一握,显然其心中也是满腔怒火。

  “血衣侯,十余年的囚禁之苦,就在今日通通还你吧。”

  天泽此刻却是含怒而出手,六根蛇骨锁链再次猛地冲出,竟是直奔白亦非头颅而去。

  而一旁的焰灵姬四周也是火焰环绕。

  见状,黑衣人却是毫无乱像,其显然是早就想到了如今的处境。

  突然,血衣侯却是爆发出了一股更为恐怖气势。

  这股气势却是犹如****一般,铺天盖地向着天泽两人袭去。

  顿时,天泽两人犹如雨中浮萍一般,随时便会倾覆。

  天泽两人此刻却是有些骇然,两人却是完全没想到这白亦非却是如此恐怖,单凭气势便是让他如此狼狈。

  ……

  远处。

  韩云见下方情况却已是危急万分了,心中却是暗道一声:“不好。”

  “这血衣侯白亦非实力强得十分可怕啊!看来那日其并未认真!”韩云见下方血衣侯恐怖的气势却是心中颇为吃惊。

  韩云前些时候虽然见过白亦非实力,但此时与那日展现的实力却是并不可同日而语。

  此刻,相隔如此之远,韩云甚至都能隐隐感受到血衣侯身上的冷意,可见其实力是何等可怕。

  但此刻已是顾不得许多了,韩云却是转身对着身后的几人道了一声:

  “走。”

  随即,几人身影便是向着太子府掠去了。

  ……

  太子府中。

  此刻几人正是气势如同涛涛大浪一般。

  忽然,白亦非却是眉头一皱,随即便是低喝一声:

  “出来。”

  声音响起的瞬间,韩云六人身影便是陡然出现在太子府中。

  六人刚一出现,三人便是立即停下了攻势,但几人气势却是依旧在,显然也是互相防备着。

  而六人却是出现在焰灵姬身旁,悄然便将焰灵姬护在中间。

  见状,焰灵姬却是淡淡开口道:

  “你们怎么来了?”

  “焰姑娘,公子叫我们带你回去。”

  闻言,焰灵姬却是嘟囔了一声:“他?真是多管闲事。”

  几人却是不敢多言。

  公子的私事,他们几个也不敢当面八卦。

  一旁的白亦非与天泽两人见几人出现显然也是没有惊讶。

  白亦非实力超群,这小场面显然影响不到他。

  而天泽在焰灵姬来此时,便早已是想到其会派人前来的举动,固而是更为轻松。

  这时,韩云却是先笑着对身前的白亦非道了一声:“侯爷,何必做这掩人耳目之举。

  侯爷,这位焰姑娘可是我家公子要的人,可否希望侯爷给我家公子个面子,让我等带走焰姑娘。”

  白亦非闻言却是浑身寒气一动,周遭温度都是明显降低了许多,甚至地上凭空多出些许冰刺。

  显然,白亦非动怒了。

  他身为统御十万雄兵、战功显赫的世袭侯爵,拥有着无比荣耀的头衔地位和高贵血统何曾有过如此这般。

  一个小小的他国之人,也敢这样和他说话。

  “韩老大,真的要动手?”这时韩云身后的李向却是有些发怵,眼前的白亦非明显不是软柿子,而是一块万年寒冰,坚不可摧,是一个十足的硬茬子。

  惹不得,不好惹。

  便是韩云几人脑海中闪过的同一个念头。

  ……

  山庄内。

  白泽独自一人在阁楼上。

  迎风而立。

  手中弑杀剑剑身上却是隐隐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在流动。

  气息流转下,丝丝杀气却是弥漫在整个阁楼之中。

  剑身流露出的丝丝杀气令人心悸。

  白泽自然也是感到了剑的杀意,但也未太在意,此种情况这些年来他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白亦非...”

  白泽却是念叨着这个在韩国有着赫赫威名的名字。

  血衣侯如今看来其与姬无夜更像是合作关系。

  姬无夜与姬无夜是两头杀气腾腾的猛虎,

  而两头猛虎何来高下之分?

  血衣侯白亦非虽为夜幕四凶将之一,但其手握十万雄兵,可谓是与姬无夜分庭抗礼。

  加之其谋略过人,能力出众,实力深不可测,也算得上七国间少有的人物了。

  但姬无夜此人实力绝不在白亦非之下,否则,权倾朝野的就不是姬无夜,而是血衣侯白亦非了。

  但无论是何原因,血衣侯此番悄然出手警告天泽,显然也是按捺不住了。

  天泽此番却是远远有些超脱了他们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