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章十八 殿下!万万不可啊!!(4.7K)

作品:我真不想当皇上|作者:无处安放的梦|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9-15 13:20:17|下载:我真不想当皇上TXT下载
  入夜,秦王临时行宫之中,灯火通明。

  今夜,初抵汉阳,接手郡务的秦王赵政,却久久难以入眠……

  “皇兄,暂且歇息吧……有天大之事,明日却也再想不迟啊!”

  赵芸一脸心疼的望着眉头紧皱的皇兄,不住出声劝道。

  “害……我是真想睡,但也得能睡得着啊!”

  赵政心乱如麻,不断在屋内来回踱步,虽已夜入三更,却着实毫无睡意!

  自此接手秦川郡务之后,赵政就只觉如同有一座大山般,无形压在了自己的心头之上!

  如此棘手局面,令他当真不知所措,心有不安啊!

  “罢了罢了,唤他们去书房议事吧……”

  赵政突然摆手,似是心有决断,撂下一句话后,便当即转身直入书房而去。

  “皇兄……”

  赵芸本想继续出言相劝,但皇兄突然开口,却登时便将劝说之语全都给憋了回去!

  她眼睁睁的望着皇兄转身前往书房的背影,只觉心中触动不已,恨不得凭空为皇兄拉来百万粮草,好博得皇兄一笑!

  但她转念回过神来,却也只能轻轻一叹,而后立即动身,去召唤众人前往书房议事。

  “这……殿下命我等即刻前往书房议事?”

  虽已入三更,但秦王殿下的寝宫内尚未熄灯,众位臣子又如何能卧榻安眠?

  故而,在骤然惊讶之余,所有人也都毫无拖沓,顿时便起身直往书房而去。

  于是短短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七公主赵芸便将所有人如数唤至书房,静待皇兄决断。

  “臣等……参见殿下!”

  书房之内,众人尽数行礼,恭声而道。

  “好了,诸位皆为本王亲信心腹!日后若私下相见,却不必如此多礼!”

  赵政随意摆了摆手,示意快快平身。

  且日后若非外人面前,却都不必行如此繁琐之君臣大礼。

  “殿下,这如何……”

  诸葛暗当先开口,虽心中感触,但却无论如何,也不愿乱了礼数!

  “好了好了,先不扯这些,今夜唤你们前来,却是有大事相商!”

  赵政无奈摆了摆手,不愿在这种小事上过多纠缠,当即便带入正题,肃而说道。

  “臣等谨尊王命!”

  众人见此情形,尽皆神情肃穆,不禁正经危坐,纷纷齐声应道!

  “今日军师所言治秦三计,本王心中思虑许久,却有一二不甚成熟之想法,欲与诸位相商。”

  赵政肃然坐定,右手轻轻敲打着檀木案面,将自己心中所想向自己的心腹之臣直言相告。

  “其一,举郡纳粮,赈灾济民!目下赈灾之缺额达百万之石!府库中尚存一十二万,留有两万便算作十万石!金兄又以霍氏商行暂借我秦川二十万石!如此……便有三十万石!”

  赵政手指敲打的频次越来越快,不断细数着一切可行的纳粮之策。

  “本王此赴秦川,父皇赏赐,众臣贺礼,林林总总合计下来,大致也有十余万石,本王便以身作则……捐出十万以解秦川之危!”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纷纷出言,急声相劝!

  “殿下!万万不可啊!怎能让您自开府库,为国所捐呢?!”

  “是啊!殿下!九州三国,却是从未有此先例啊!!”

  “还望殿下三思啊!!”

  众臣神情激愤,只觉臣下无能,竟使君上迫不得已之下,用王府私库以补国之亏空!

  如此这般,岂能不令众臣愧疚难当,羞愤不已!!

  “哈哈哈哈!诸位也都说的清楚明白,本王此举,实乃为国所捐!秦川之地,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秦川百姓,皆为本王治下臣民,试问又如何令本王置若罔闻耶?”

  赵政只是大笑,然其言语之中所透露出的毅然决然,却令众臣双眼通红,不住跪地叩首,口中连连高呼!

  “殿下啊……”

  此情此景,却是看在一旁的七公主赵芸眼中,也令她双目通红,难掩激动神情。

  皇兄如此心系臣民,实为九州之罕奇,更为秦川之福焉!

  “更何况……本王此举,实为以身作则也!以本王之尊,尚且为国捐粮!这秦川名门世族,本王倒也要看看,又有哪家何氏……胆敢私藏不捐?!”

  言罢,赵政‘啪’的一声猛拍桌案!

  却是目露狠色,心中早已有所决断!

  若有自己以身作则在前,还敢有世家大族推推拖拖,丝毫不顾大局,那也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下手无情!!

  他心中可是清明至极,这秦川百姓虽困,然这等贫瘠之地,却更易滋养富家大户!

  那些秦川大家,汉阳世族,哪个不都是鱼肉乡里,自己肥的盆满钵满?

  如此国难当头,还想一毛不拔,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自己的悠哉小日子?

  呵呵……却是想太多了!

  此番,自己非要让这些名门大族,好好的出一番血,狠狠的抄几次家才可!!

  “殿下圣明!如此之举,以秦国国君之身,以身作则!又有何人,敢不从也?!”

  众臣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殿下行此之举,却还有这番深意在内!

  不错,如此惊世之举,必将震慑秦川世族,使这些富家大户尽皆捐粮献财,莫敢不从!

  这般想来,或许百万赈灾缺额……倒也并非那般遥不可及啊!!

  “哈哈!正是如此!已有四十万石在手,这秦川世族,延绵上百家!如何不能凑出五六十万来?这般想来,赈灾济民之事……应当至此无虞!”

  赵政顿时抚掌大笑,却也对自己的灵机一动,大为满意!

  今日还多亏霍金主动献粮,这才令他心中一动,将纳粮的主意打到了这些秦川世族身上!

  毫不夸张的说,整个秦川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财货,全都聚集在这帮老世族的手中!

  其中最大的几家世族,却是比起郡府来,都要更为富裕的多!

  这些人多少年来吸尽了民脂民膏,如今秦川大旱,如何不能拿出一部分来,赈济灾民呢??

  正是由此,赵政才有了主动捐粮之计,却是要以身作则,迫使这些名门大族,不得不为秦川之危,尽到自己的一份之力!

  况且,虽然九州三国,都从未有此先例,竟有国君大开府库,反过来填充国库?

  但对于赵政来说,这整个秦川郡都特么是自己的啊,自己给自己,不也就是左手倒右手而已嘛!

  这难道有什么问题么?

  所以对他来说,作出捐粮这等在九州匪夷所思之决定,可实在是没有丝毫心理压力啊!

  “殿下所言极是!然则赈灾济民之事……却也并非单单补助粮草!更可以工代赈,组织灾民兴修水利!如此一来,既可救助灾民,又可助农助耕,实为一举两得之策!”

  诸葛暗连连点头,却是以此为点,由点及面,当下又献一计!

  此计一出,众人尽皆交口称赞,大觉此等一举两得之策,当真实用至极!

  “哈哈!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赵政闻言先是一愣,而后顿时拍掌,连连大笑不止!

  “不过以工代赈虽为良策,却无后继之力也!本王还欲修法改制……在秦川郡内大修土木,扩充官道,连结商路,为秦川商贸之兴,提早做些准备!”

  此言一出,却使方才还热络万分的气氛,顿然一滞。

  众人你看看我来我看看你,纷纷张口欲言,最终还是由军师诸葛暗主动开口,向殿下言明此举之困。

  “殿下……扩充商路,振兴商贸自是兴国之策,然目下秦川府库亏空,百姓积灾深重,又如何有余力谋此大事?”

  诸葛暗轻摇羽扇,说出了自己心中所谋之策。

  “依老臣之见……振兴商贸之事,虽重未急,可暂缓三年两载,待农耕一事大为改善之后,再……”

  “哈哈哈哈!军师所言极是,若无外力,目下自然不可考虑扩充商路一事!”

  不待军师说完,赵政便已经自顾哈哈大笑起来。

  “然本王赴秦,定要为秦川带来一番新气象!新变化!”

  赵政说着说着,登时便忍不住腾然起身,目光炯炯般望向众人,朗声而道!

  “农为国本,自当首位!然农可饱民,不可强国也!本王之意,扩充官道,连接商路,不仅乃秦川必需之急!更乃当务之急!!”

  赵政越说越显振奋,一看众人尽皆张口欲言,顿时轻笑着连连摆手。

  “哈哈!本王知道诸位心中所想……目下府库无银,何以大兴土木?”

  赵政饶有兴趣的望向众人,却也不卖关子,当即便将心中所想和盘托出。

  “此事虽为棘手……但本王却已有决断!自古盐铁专营一事,尽皆为一国大事!何以放纵任由,将如此国之大利,拱手让人耶?!”

  赵政此言一出,顿时满堂皆惊!

  只因盐铁专营之重要性,自不必说!

  故而自古以来,盐铁专营一事,非国君、郡守之亲信而不可为也!

  也就是说,盐铁专营如此大利,向来都是牢牢把握在最高统治者的手中!

  此次秦王殿下获赏封地,这秦川郡盐铁专营一事,自然就由秦王殿下一手把持!

  可方才,秦王殿下所言……究竟何意?!

  “本王方才便有言明,将修法改制,大兴商贸!这首要第一步!便从盐铁专营开始!!”

  赵政说罢,猛地一甩袖袍,正色而道!

  “从明日起,盐铁专营一事,尽皆收归国有!所获之利,全数用以扩充官道,振兴商贸所用!!”

  话音刚落,群臣顿惊!

  “殿下!万万不可啊!!”

  “自古盐铁专营,皆入国君私库!如何可收归国有啊?!”

  “殿下!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啊……”

  诸葛暗跪地而泣,简直老泪纵横!

  如此世之明君,实为千古罕有,千古罕有啊!!

  “本王心意已决!诸位休要多言!”

  赵政猛一摆手,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不是钱多了烧的,非要将属于自己的那份钱往外去推。

  而是从一位现代人的视角来看,如今的他获封秦川,就如同自主创业一般。

  自己在前期稍作投资,若将这份事业做大做强,那么自己所拥有的财富自然会随之飙升!

  整个秦川郡都永远属于自己,可谓是和自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为何不可倾尽全力,去治理秦川呢?

  若真如军师所言,可十年功成,使秦川富国强民,那自然就可高枕无忧,只图安然享受了!

  所以对赵政来说,做出这等决定真可谓是丝毫心理压力都无!

  况且,将盐铁专营收归国有,却还仅仅是自己下定决心修法改制的第一步而已!!

  “殿下啊……”

  座中众臣,无不声泪俱下,深感殿下之恩泽,当真如皇天后土一般,遍洒秦川!

  “诸位却也莫急,本王心中自有决断!盐铁专营收归国有,却只为第一步而已!”

  赵政见此情形,不由失笑一声,继而坐回榻中,又开始细细讲道。

  “这第二步!却是修改税制!摊丁入亩!!”

  摊丁入亩一出,众臣尽皆怔神!

  只因这仅仅四字而已,其背后所带来的巨大冲击,着实是太过可怕!!

  须知目下九州大陆,三大王朝,赋税制度无不是丁银田赋制!

  所谓丁银田赋制,实则便是田赋税制,其中田是指按田地征收的田租,赋是指以丁为单位的赋税,也就是人头税。

  田租加赋税,合称田赋,便组成了九州大陆各大王朝,最为重要的税收制度!

  此种赋税制度之下,贫民百姓赋税压力极重,不管有没有地,有多少地,都必须按人头足额缴税!

  而世家大族,往往侵占大量土地,却通过谎报瞒报,勾结官吏,只缴纳非常少额的赋税,却侵占了远超贫民的土地,攫取了大量钱粮。

  如此这般,土地兼并成风,世家大族的势力越来越大,但官府所能收到的赋税却越来越少,百姓身上的赋税重担越来越重,最终破产被世家大族再次兼并。

  所以田赋税制之下,唯一的获利方只有世家大族这等地主阶级,贫民及国家的利益都受到了侵占和损害。

  从后世穿越而来的赵政,自然明白这般下去只会导致王朝覆灭,国运衰微。

  所以他理所应当的,将康熙帝首次提出的‘摊丁入亩’,这种新的税收制度果断采用,以作改进!

  他虽然并不清楚摊丁入亩背后的意义与影响,但他就算笨想也都知道,不以人头收税,而以亩地收税,这种收税制度在古代社会来说,是比较科学,比较合理的税收制度!

  你世家大族不是喜欢侵占土地吗?

  好啊,你侵占的土地越多,所要缴纳的赋税也就越高啊!

  你贫民百姓不是没有土地吗?

  那好啊,没有土地就不用缴税!

  如此一来,不分阶层,不论人丁,只以亩地多少为准收取赋税,又有谁还能逃税漏税,又有谁还能谎报瞒报??

  故而,摊丁入亩四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实在太过巨大,以至于众人在骤闻之下,都不由愣在原地,半晌难以回神!

  若如此税收制度正式推行……那又将会对整个秦川郡中,带来多么巨大的冲击和影响?!

  哪怕是用屁股去想,也都知道如此改制赋税,所遭受到的阻力和抗力究竟有多么巨大!

  也怪不得殿下不惜以盐铁专营收归国有为开头,也要彻底开启秦国修法改制之路!!

  “殿下……”

  众人骤闻之下,不禁相顾而视,久久无言以对!

  但表面的平静之下,却是内心中惊涛骇浪般的巨大波澜!!

  此时此刻,这堂中众人却都无比清楚的知晓明白!

  这秦川的天……真要变了啊!!

  ……

  “摊丁入亩,地丁合一,实为贻害千年之大祸矣!

  乾帝其人,为谋天下,无所不用其极也!

  竟置世家大族于不顾,弃名门贵胄于草芥!

  摊丁入亩之举,状似为国为民,实则损公肥私,假公济私矣!

  损天下世族之公,肥一家邦国之私!

  如此所为,败坏祖制,丧失天理,颠倒尊卑,崩坏礼乐!

  致使遗臭万年,人所不齿矣!”

  ——《骊书》·范建(原大骊王朝太史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