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选择离开

作品:俺的头上也有光|作者:剑舞秀|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27 12:52:31|下载:俺的头上也有光TXT下载
  轰轰轰!

  这一次不是天雷的响声了,而是一条条巨大水龙的冲撞。

  不得不说,大师兄了解周乔队伍中每一个人的风格与弱点,但是同样的,周乔也了解大师兄的每一个习惯。可以这么说,若非这世界的观念还比较守旧,不成亲就不会越礼,换成前世估计周乔二胎都已经能打酱油了。

  也正是因为了解,宋霖的每一次应对其实都能被周乔提前料到,所以招引海水形成的巨龙撞的无比精准。

  巨龙撞击!巨龙撞击!巨龙撞击!

  刘奈在周乔身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种攻击方式明显有点发泄的成分,若非他有八个金丹支撑,周乔哪里有条件用这种挥霍的攻击方式呢。

  事实也是如此,周乔脸上就是那种分手后召唤姐妹打渣男的架势,也不问问巨龙的意见,玩了命的就是撞击撞击撞击!

  宋霖有些惊讶,仅仅是换了一个土行方位就能够让阵法起到这么大的变化?他可是知道的,楼振东、令亓和银雪其实跟个工具人差不多,完全不具备这种能力,只能说是刘奈的作用了。

  想着伸手试探,双手一分,两只三足火鸟浮现掌心,接着从侧面包抄轰向阵法。

  又是考验防御力的时候了,周乔见状大惊,她没怎么跟刘奈配合过,虽然有些惊讶师弟这么快就金丹了,但毕竟是黄品金丹,怕是挡不住这两只火鸟。

  刘奈同样如临大敌,宋霖的禁法叫做金乌火环,能够以金乌为名的禁法必然非同小可。他本就是临时替补,虽然能够保证阵法运转,可要是让他利用阵法产生变化显然有点强人所难,既然如此,就利用自身手段补足好了。

  “师姐专心进攻,我不动用阵法变化也能挡住攻击!”

  刘奈说的信心十足,就好像他不屑于使用阵法似的,其实就是不会。

  嗡!吟!

  佛门禅唱再次响起,血鳞护罩撑开将几人同时包裹在其中,鳞片上一道道佛影显现,是血光也是佛光,两只火鸟撞在上面瞬间炸开炙热的火花,点点滴滴落在鳞片上燃起青烟。

  血鳞护罩光芒明灭不定,刹那间收缩了一圈,看起来好像是不起作用的,然而只有刘奈自己感受得到,这攻击比起之前的天劫雷声也仅仅是弱了一点,这名为金乌火环的禁法绝没有表象看起来那么简单。

  同样暗自惊讶的还有宋霖,别人不知道这金乌火环的威力,他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金乌火环其实跟真水界有相似之处,都是可以通过努力收集来提升威力的。只是过程时间要长的多,因为其是需要采集每日朝阳时的第一缕先天火精来炼制的。而以宋霖的能力,每天采集的先天火精也不过就是一个小火苗大小,再加上作为卧底不能明目张胆,他如今能够形成两只火鸟已经算很勤奋了。

  而相应的,这由先天火精凝聚的火鸟威力自然不俗,但却没有想到被刘奈这法宝给拦了下来。嗯,以前就听说刘奈有一件血炼法宝,之前还没有在意,想不到这么强。

  宋霖感叹同时再次变招,两只火鸟重新形成却没有如之前那般飞射,而是随着手指晃动化为两道火环持在掌心,旋转间竟有风火之声相随。

  唰唰!两道风啸划过,火环以难以预测的弧度斩向水龙,刚刚还看起来横行霸道的水龙竟顷刻间被斩为三段。

  周乔大惊失色,终于想起了五行阵法的变化,水气眨眼凝聚成一条条幕墙拦在火环之前。只是旋转的火环拥有强大的切割力,所过之处水幕除了蒸腾的雾气什么都留不下。

  不过宋霖明显对周乔也下不了手,所以这两只火环的目标都是刘奈。

  刘奈ヽ(`⌒′メ)ノ有一句***不知道该不该讲?

  叮叮叮!刘奈几乎使用倾倒的方式将储物袋中积攒的土精石都发射了出去,而在防御方面,土系明显比水系要更加适用,一颗颗土精石虽然也被火环切割粉碎,但是却切切实实的减缓了火环的飞行速度。

  而减弱了的火环在快要触及刘奈时,被他开着血鳞护罩一个冲撞给挡飞了出去!

  呼!好险!对付这一招就几乎让众人使尽解数了,宋霖不愧是九遁玄门最强的弟子……个屁啊!

  刘奈现在怨念重重,刚刚如果没有周乔的插手,他肯定拼着受伤已经拍死这货了,现在好了,打的如此艰难。话说这究竟是天道的锅还是周乔的锅?

  砰轰!

  就在周乔等人单方面认为战局陷入僵持的时候,苦海楼船一处外壁突然爆碎,一个身影piaji一声砸在了宋霖的面前,烟尘散去,灰头土脸的田镇宗再次爬起。

  “对不起师兄,我又败了!”

  宋霖:“……”

  众人回头,却见又是两道人影从外壁窟窿里窜了出来,却是心有余悸的阿罗与双手叉腰一脸得意青颉,眼神一瞟,快夸我!

  刘奈:“师妹干的漂亮!”(≧ω≦)/

  大意了,真的大意了!光顾着对付宋霖,却忘记还有田镇宗这条舔狗,幸好有青颉师妹拦住了他,否则这五行机关人岂不是又要被破坏了。

  宋霖看着尴尬爬起的田镇宗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问道:“你连青颉都打不过?”

  田镇宗也委屈,有本事你打打试试啊,那法宝炸弹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扔,谁也顶不住啊!

  宋霖无奈,不过毕竟田镇宗还没有结丹,关键时候还是要靠自己。正待全力出手却见一道道人影落在了甲板上,所有的九遁玄门弟子都来了。

  为首者就是三师姐唐洁,说起来众弟子也不是瞎子聋子,刘奈等人打的这么热闹,就算雷声再响也该听到了。

  刘奈长长的呼了口气,“你们怎么才来啊?”

  “……”

  狂风依然呼啸,巨浪让苦海楼船摇晃的更加严重了,然而甲板上的气氛却突然间有点诡异。

  刘奈原本松懈的精神再次紧绷,看了看众人,喝道:“众位师兄师姐,面对这种忘恩负义之徒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跟我并肩子上啊!”

  “……”

  复杂的眼神、纠结的表情,在这些弟子们的脸上,刘奈看到了羡慕、看到了犹豫,唯独没有看到维护门派的坚定信心。

  周乔也发现了不对劲,冷声道:“师妹,结五行大阵与我一同对敌。”

  唐洁欲言又止,看了看周乔又瞧了瞧宋霖,最后竟是连挣扎的样子都没有做,直接走向宋霖,“师兄,琉璃仙宗可有我的位置?”

  “师妹天资聪颖,无论在任何门派都该有你的位置,琉璃仙宗自然也不例外。”宋霖微笑,看着唐洁毫不犹豫的站在他身边却仅仅是微微皱眉而已。

  其实宋霖知道,唐洁真正在意的不是琉璃仙宗,而是他!如果以前,为了避嫌,他肯定会稍稍退后一步,但是现在……

  周乔与唐洁的眼神聚焦在一起,最懂女人的永远是女人,唐洁眼神中的坚决让她动容,‘你与师兄是一对,我只能压抑自己的感情。现在你自己选择了离他而去,那我则可以选择陪伴在他身边了!’

  周乔不再强求,有些人就是这样,为了爱情什么都愿意做。她以前其实也差不多,没有资格评论别人。底线?那是什么?只会让人痛苦,有一个吻、一个拥抱醉人吗?

  周乔选择了痛苦,唐洁选择了自我陶醉!

  周乔转头冷冷扫视其余弟子,没有一个人敢面对她的视线,“你们等了这么久才出来,是因为考虑清楚了?”

  “师兄,我们……也能进入琉璃仙宗吗?”

  也不知道是哪个雕大的勇敢弟子不要廉耻的问道,宋霖眉头微皱继而舒展,仍然像之前那般威严的点头,“你们的资质差了一点,虽然不能做核心弟子,但做一个外门弟子倒是无妨。”

  刘奈撇撇嘴,嘁!仅仅是外门弟子,谁去啊!

  打脸,啪!空气似乎凝滞了一刹那,然后一个个弟子开始走向宋霖的身后。

  “你们疯了吗?是外门弟子啊,琉璃金丹学不了,禁法不会教,你们过去干吗啊?”青颉惶急的叫道。

  “小师妹也可以过来,作为一个天选者,至少也是内门弟子的待遇。”宋霖好笑的提醒,不过得到的只是青颉气嘟嘟的眼神。

  “呵呵,师兄没白疼你啊!”刘奈伸手揉揉青颉的脑袋,有些感叹,想不到最后愿意留下来的竟然是这个入门没有多久的青颉,嗯,是因为感受到了家的温暖?那些弟子就感受不到吗?还是说,没有失去过就不懂得珍惜?

  周乔的眼神有点失落,你能够说素炎真人不得人心吗?不能,因为即使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素炎真人没有亏待过任何一个弟子。甚至于说门派中的所有功法都不设限制,谁想学都能够去藏书阁找到。然而即使如此,还是被弟子们抛弃了。原因只有一个,这些弟子看不到未来。

  呵呵,未来?

  什么是未来?这个世界的天花板就是天仙位强者,南方大陆里有没有都不知道,你们入了琉璃仙宗就能登上巅峰了?

  就像是各地名校一样,你们以为进了名校就能成为世界首富了?

  “小乔,你看到了,九遁玄门已经完了,你还留下做什么呢?”宋霖深情呼唤。

  “他们不要那份师徒情,我要!”周乔的语气更加坚定了。

  宋霖冷哼,“你以为你那师傅对你真的好?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被这四个废物拖累吗?因为令亓是掌门的亲生女儿!你在为他女儿作保姆啊!”

  呼!狂风还在吹,一众弟子脸上不禁浮现出惊奇与恍然的神情,接着便是冷笑,好像终于认清了掌门的虚伪一样。

  而同样的,令亓脸上也是一片煞白,身边楼振东和左磊银雪三人的表情也怪异了起来。

  倒是周乔自己,怔怔看着宋霖,眼神中已经无比陌生,仿佛他终于认识的不是掌门,而是这位曾经的爱人。

  “我……一直都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