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于欢的生死抉择

作品: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作者:养生真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7 08:11:40|下载: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TXT下载
  解决周万豪之后,于欢准备离开,去找张佳音她们。

  这时,孙正军打电话过来,担忧询问:“于先生,事情怎么样了?”

  “计划成功,周万豪死了。”于欢道。

  “那我现在报警,再派人过去找你。”

  “嗯。”

  于欢刚答应,神秘的身体感知能力自动开启,预判后面有危险。

  于欢赶紧转过头,发现周万豪竟然还没死,他满身的鲜血,正拿着猎枪瞄准自己。

  嘭!

  周万豪嘴角划过狞笑,毫不犹豫的开枪。

  如此距离,又在猝不及防下,于欢根本躲避不了,只能尽可能避免伤及要害。

  最终,于欢左肩膀被子弹穿透。

  周万豪得意大笑,一脸狰狞地怒吼:“小子,爷爷我福大命大,没有死,该死的人是你。”

  周万豪快恨死于欢了,举起猎枪,准备再下杀手。

  于欢二话不说,赶紧跑。

  现在的周万豪,已经是亡命之徒,谁都敢杀,讲不清道理的。

  两个人一逃一追。

  没多大一会儿功夫,于欢跑到一处山坡,前方再没有道路了。

  他从这个角度,能清楚看到下面的村庄,四周几乎都被山围着,只有一条蜿蜒陡峭的山路通行。

  周万豪很快追上,冲着于欢狞笑,“我特么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现在跪下来,给我磕头道歉,求饶!”

  于欢咧咧嘴一笑,“我跪下道歉你就能放过我?真当我是傻瓜吗?”

  周万豪冷笑一声,用猎枪瞄准于欢,“不下跪!那你特么今天死定了。”

  “未必!”

  于欢看了眼后方的山坡,正在考虑着要不要跳下去。

  这山坡近乎垂直,真的掉下去凶多吉少。

  可不下去,被周万豪打一枪更别想活。

  孰轻孰重,于欢还是能分辨的,他咬咬牙,最终选择跳下去。

  周万豪亲眼看见,吃了一惊,怒吼道:“麻痹的,这小子够狠,够果断。”

  没能亲手杀了于欢,成为周万豪心中遗憾。

  他转过头时候,发现不少警方的人,被于欢拖延时间太久,他已经没有逃跑的机会了。

  很快,周万豪被一群警察围住。

  “周万豪,把枪放下,双手举过头顶。”警察们命令着。

  周万豪没有照做,狰狞怒吼:“老子特么的活不下去了,跟你们拼了。”

  周万豪举起猎枪,打算临死前拉几个做垫背的。

  警方根本没给他机会,下达命令,顷刻间把他射成了筛子。

  周万豪也算一个人物,最终落得如此下场,可悲可叹。

  “于欢呢?”

  这时,一路跑过来的张佳音,担忧询问。

  “刚才无人机看到有人摔下去了,不知道是不是。”一位警察道。

  “什么?”

  张佳音心里咯噔狂跳,吓得当场昏迷过去。

  ……

  于欢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入眼一间古朴的平房,东西很少,很整洁,空气中还带有阵阵芳香。

  那并不是化学添加剂所带来的香味,更像是村野部落里的花香。

  再看被褥,粉粉嫩嫩,好像一间女孩子的慧芳。

  吱呀!

  房门被推开,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穿着朴素,不施粉黛,皮肤却极好的女人走进来。

  手里端了一碗粥,放在床头柜上,“快趁热喝吧。”

  女人笑起来如沐春风,就像春野里的百合花一样,让人感觉很舒服。

  于欢受了伤,体力消耗很多,早就饿了,便不再客气,三两下把粥都给喝干净了。

  虽然只是一碗白粥,但被女人煮的很好喝,可见她平日的贤惠。

  “我再给你盛一碗。”女人很客气。

  “谢谢。”

  第二碗端来后,于欢喝的要慢一些,边喝边问:“是你救了我吗?”

  “嗯,我和我爸昨天去山里采蘑菇回来的晚,被你拌了一跤,低头一看发现你还有气,就带回来了。”

  女人说着,自我介绍,“我叫张德凤,你呢?”

  “于欢。”

  “于欢,你可真是福大命大,从几百米的山坡上滚下来,都没有什么大事。”张德凤越想越觉得神奇。

  于欢挠挠头,“可能我身体比较好,还是多亏你们把我背回来,不然我要被野狗叼走了。”

  “嘿嘿……没事,举手之劳。”张德凤一脸天真无邪的笑着。

  于欢看得心里暖洋洋的,很舒服。

  最近几个月在他身上发生太多事情,周围几乎到处都是尔虞我诈,已经很久没碰见如此质朴的姑娘了。

  所以于欢对她,倍感亲切。

  这时,一个粗矿的中年男人走进屋,应该是张德凤的父亲。

  他看了一眼醒来的于欢,皱皱眉,说道:“德凤啊,既然他醒了,就让他赶快离开吧。”

  “爸,他才刚醒来,身体还没好呢,要不等几天吧。”张德凤看于欢虚弱的样子,挺不忍心。

  “不行,必须让他赶紧离开。”张元武好像很讨厌于欢的样子。

  拉着张德凤到了门外,提醒道:“这年轻人身上有枪伤,怕是有什么仇家啊,我们留他在这儿,万一被连累了呢?”

  张德凤这才明白父亲的意思,想想后说道:“那我等会儿问问他吧,身上的枪伤到底怎么回事。”

  “你问他就会说实话吗?德凤啊,你太天真了。”张元武叹了口气。

  “我试试呗。”

  “主要他现在身体还没好,如果赶走他,容易死在外面,我会于心不忍的。”

  张元武冲着张德凤直摇头,“你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了。”

  原本昨天晚上,张元武就不想带于欢回来的,是张德凤执意如此,他拗不过才同意。

  “善良不好吗?”张德凤小声嘟囔一句,回到于欢身边。

  刚要开口,于欢抱歉道:“不好意思,给你们父女添麻烦了。”

  “刚才我和爸爸的谈话,你都听见了?”张德凤问。

  “嗯。”于欢没否认,解释道:“我的枪伤是被一个坏人打的,不过他现在,应该已经被抓走了……”

  于欢把具体情况,给张德凤说了一遍。

  张德凤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于欢。

  “原来这么一回事,那你……”

  “我感谢你们父女两个的解救,不过我都醒了,也该离开了。”

  于欢说着要起身,突然感觉伤口剧痛,有些提不上力气。

  “别逞能了,多待几天养养伤吧。”张德凤看出来,要搀扶。

  砰!

  外面传来一声巨响,似是大门被谁用力踹开了。

  “张德凤呢?快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