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4章 听着就疼

作品:病娇先生请住手|作者:灯盏香客|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7 08:11:39|下载:病娇先生请住手TXT下载
  就在惊险的一刻,有只大手稳稳地托住了她。

  江晚晚抬眼,就看见贺胜霆那张禁欲冷诮的面容。

  没来得及跟他道谢,江晚晚赶紧查看花束有没有什么问题。

  贺胜霆心里骂了声蠢,夺过花帮她拎着,另一只手扶着她纤细的腰肢。

  他挺拔的身材鹤立鸡群,在拥挤的人群中也丝毫不显局促。剑眉里敛着锐气,星眸中藏着威压,清冷的气场让人望而生畏。

  于是他所到之处,自动自发地劈开一条缝隙。很快,江晚晚就被带到舞台边上。

  然后,吸引住江晚晚的不是气质卓绝的蒋如霜。而是一旁的江馨月!

  江馨月穿着黑色小礼服,手里拿着竖笛。混在台上,俨然是这台舞剧的一员。

  她嘴角扬着含羞带怯的笑容,可看向贺胜霆的目光却又势在必得。

  复杂的情绪在江晚晚胸口翻涌。心里竟然有一丝丝后悔,当初为了避免给贺胜霆添麻烦,而把他的行踪透露给江馨月。

  “还愣着干嘛。”贺胜霆把花递给她。

  “哦,好。”江晚晚心不在焉地点头。

  等她献完花,准备往回走,就看见江馨月脸上笑容洋溢,正和贺胜霆说着什么。

  江晚晚惊奇于,自己竟然会觉得这一幕有些刺眼。

  她的脚步发沉,忽然抗拒闯入他们中间。

  江晚晚刚往回收了收腿,就被贺胜霆烁亮的目光攫住,她心里猛地一慌,不受控制地想要逃跑。

  这样想着,便也这样做了。她挤出人群,疾步走向出口。

  出了侧门,冷空气扑面而来。呵气成云的冬季,她不禁打了个冷战。

  没等她从骤然变化的温差中缓过劲儿来,手臂就被人嵌住。

  和她的气喘吁吁不同,贺胜霆还是一副沉稳如山的模样。只是锁住的眉头透着几分阴郁。

  “你跑什么?”他语气沉进人心底。

  “里面有点儿闷,我出来透口气。”她随口扯了个理由。

  贺胜霆显然不信,刚要说话,江馨月也出来了。

  她一脸惊讶:“姐姐,你也来看蒋老师的演出吗?也不早些告诉我一声。贺先生也来了呢,还夸我们表演得不错。”

  寒风凛冽,江晚晚笑得有些吃力,“是吗?刚刚没注意到你。之前也没听谁说起过。”

  江馨月笑得一脸娇俏,抱住她的手臂,用尽演技演出一幕姐妹情深,“瞧瞧,你的眼力还不如贺先生呢!”

  好似刚才,贺胜霆一眼就从人群中将她挑拣出来。

  江晚晚不禁抬头偷瞧着男人的神色。

  后者两手插在黑色长款大衣衣袋里,没有丝毫被点到名的反应。漠视眼前的一切。

  有的时候,她能轻易地捕捉到贺胜霆的情绪。可有的时候,他明明就在面前,却又好像隔得很远很远。

  见男人不置可否,江晚晚垂眸,扯了扯嘴角:“可能是看到蒋如霜老师,太激动了吧。”

  “我也没想到自己能选中伴奏,虽然只是候补,但和蒋老师同台已经很高兴了。更何况,还有贺先生送的,这么漂亮的花!”江馨月珍惜地看着怀里的花朵,选择性忘记这是由贺胜霆的司机群发的。她的语气,好像自己在贺胜霆这儿独一份。

  江晚晚不欲继续逗留,点了点头说:“表演也结束了,我先走了。”

  “我跟你一起吧。”江馨月立马说道。

  余光却紧紧跟随着贺胜霆的身影。

  江晚晚小巧的下巴往围巾里埋了埋,正要伸手招出租车,就听江馨月问:“这么冷,不如同贺先生一起回去?”

  这简直就是在明示了。江晚晚正要搪塞过去,就听贺胜霆应道:“举手之劳。”

  难得见他慷慨一次,但江晚晚莫名地,有点心塞。

  上了车,江馨月对贺胜霆的座驾赞不绝口。从车的配置,再到迈巴赫的发展历史滔滔不绝。

  江晚晚对豪车没有研究,之前直觉贺胜霆的车挺贵的。没想到贵得这么离谱。

  这种级别的车,对于江馨月之流或许遥不可及,但对贺胜霆来说,就像园子里的一棵大白菜。

  有的烂在地里他也没空多看一眼。

  “贺先生,今天你又是送我花,又是送我回家,真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您什么都不缺,听说您喜欢吃麻辣烫,我知道一家百年老店,要是不嫌弃的话,改天请您试一试,聊表心意。”

  和她说的相反,贺胜霆的口味其实偏清淡。他喜欢麻辣烫这件事,只出现在提供给某人的资料,让她好好记下的。

  他不经意抬眼,后视镜里,和江晚晚的目光对个正着。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麻辣烫的?”贺胜霆的语气漫不经心,如果不了解的人,会轻易被他表面的温和欺骗。

  他的嗓音偏沉,像是从水底慢慢透上来,汹涌的海浪到了人耳朵里,成了不疾不徐的潮汐。江馨月听得心里发酥,“听我姐姐说的呀。我们俩无话不谈,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江晚晚听得胃酸涌动,观察着贺胜霆的反应。

  他屈着指节,轻敲两下扶手箱。

  紧接着,司机急打了一下方向盘。速度快得像要把人给甩出窗外。

  “嘭”的一声响,江馨月脑袋重重撞到车窗框上。那声音,听着就疼。

  江晚晚也没好到哪儿去,身体偏到江馨月手臂上。整个人几乎横在后座上。

  江馨月疼得眼泪快飙出来,但司机是贺胜霆的人,只得敢怒不敢言。

  没等她坐稳,司机又甩了下方向盘。相同的位置,江馨月的脑袋遭受了二次伤害。

  “你没事吧?”看她疼得快蜷缩成一团,江晚晚怀疑她被撞成脑震荡了。

  “没事。”江馨月咬牙道。

  贺胜霆只是淡淡责怪司机一句:“车开稳点儿。”

  就没有然后了。

  等下了车,江馨月向贺胜霆草草道了别,捂着头就往里走。

  贺胜霆站在车边,沉沉的目光压在江晚晚眉心。

  江晚晚太阳穴突突跳,“要是没其他事,我先回了。”

  “我讨厌有人在我面前耍花招。”他的声音温和,交头接耳般的絮语。但其实冷得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