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一八章、后宅阴私

作品:大清贵人|作者:尤妮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14 14:21:49|下载:大清贵人TXT下载
  姚佳欣不客气地道:“是皇上让本宫训诫你一二,否则本宫才懒得管你的后宅阴私!”

  弘旺脸上窘红,“说是‘阴私’是否有些过了?其实不过就是妻妾之间,争风吃醋的小事儿罢了,儿臣会好生管束张氏的。”

  “小事?!”姚佳欣冷眼瞧着这个相貌英俊无比的小渣男,“本宫瞧着,你还是像极了你阿玛!”

  弘旺整个人都呆住了,皇后娘娘口中“阿玛”,显然是指他的生父,而非汗阿玛。

  姚佳欣冷冷道:“你与允禩都是同一种人,只在乎自己心爱之人,旁人的死活一概不顾!!”

  若是这种人与心爱之人一生一世一双人,那还真是绝世好男人!可偏偏还要左右拥抱!!这简直比三心二意之人还要渣!

  弘旺的脸色一瞬间煞白了,他急忙摇头:“不!我不是!我跟他不一样!!”

  弘旺如何能接受,他与那个最厌恶的亲生父亲是一种人?

  姚佳欣笑了:“那你倒是说说,你与允禩有何不同之处?”

  话刚落音,姚佳欣不得弘旺回答,便又冷冷道:“是了,允禩专宠嫡妻,不顾妾侍死活,而你是专宠妾侍,不顾嫡妻和嫡出女儿的死活!允禩所作所为,还能算是夫妻恩爱,而你是宠妾灭妻!你比允禩更加不堪!”

  弘旺的脸上彻底没了血色,他觉得天旋地转,身子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姚佳欣冷冷道:“也亏得伊尔根觉罗氏好脾气,能忍耐,若换了烈性子,只怕早就一头碰死了!”——伊尔根觉罗氏的确很能忍,她忍受了张氏盛宠,还一步步捧高张氏,一步步引导出今日的局面。

  虽然是算计,但姚佳欣还是有些怜悯伊尔根觉罗氏。伊尔根觉罗氏所孜孜以求算计的,正是她这个嫡福晋本该就享用的!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又何错之有?

  所以姚佳欣才不介意帮她一把。

  弘旺嘴唇颤抖,“我、我没有不顾伊尔根觉罗氏母女死活,那也是我的女儿啊……伊尔根觉罗氏出身大族,又是嫡福晋,她能护好自己和孩子。”

  姚佳欣冷笑道:“所以你就不打算尽身为人夫、人父的责任了?!”

  弘旺被噎得无话可说,他低下了头,“儿臣只是害怕……”

  弘旺的心理不难猜,不就是害怕再出一个郭络罗氏吗?

  姚佳欣气哼哼道:“就因为你这种担心,你便这般防备冷落嫡福晋,你的嫡福晋何其无辜?!”

  弘旺垂下了头去。

  正在这时候,王以诚快步进来,“主子娘娘,愉郡王的太监有急事禀奏愉郡王!”

  姚佳欣蹙了蹙眉,莫不是愉郡王府出什么事儿了?而且必定是大事,否则也不至于跑进园子里来禀报。

  “传!”姚佳欣立刻道。

  一个三十来岁的太监快步冲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王爷,大事不好了!大格格落水了!”

  弘旺心里咯噔一下,“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水了?福晋临走前不是都安排好了吗?!”

  太监哭着道,“嬷嬷们一不留神,大格格就找不到人影了!然后在湖边找到了大格格,侧福晋也在湖边,然后大格格就落水了。”

  弘旺整个人都陷入了不敢置信,“你意思是……是侧福晋……推了大格格?”

  太监趴在地上,“伺候大格格的嬷嬷都瞧的真真,还有府上不少丫头帮着寻大格格,也都瞧见了!”

  弘旺眼前一黑,险些晕厥过去。

  这个时候,却见伊尔根觉罗氏含泪跑了进来,“我的大格格怎么了?!我才进宫一会儿,怎么会出了这种事儿?”

  那太监急忙道:“福晋请放心,大格格当场便被救了下来,并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一直啼哭。”

  伊尔根觉罗氏悬着的一颗心算是落回了肚子里,她连忙朝着中宫皇后补了一个万福,“皇后娘娘,妾身不放心大格格,想回去照顾她。”

  姚佳欣点了点头。

  弘旺却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大格格只是个女儿家!”

  姚佳欣扫了伊尔根觉罗氏的腰腹一眼,“你不妨想想,若是大格格不幸溺亡,你福晋悲痛之下,腹中的这个孩子还能保得住吗?”

  弘旺心里咯噔一下,不由扭过脖子看向伊尔根觉罗氏,这一刻的伊尔根觉罗氏挂着泪水、脸色苍白,身子还微微颤抖,是那样慌张无助。这哪里还是素日里那个端庄持重、泰然自若的她?

  伊尔根觉罗氏拭泪道:“爷,咱们赶紧回府吧!妾身……实在害怕得要死!”

  弘旺连忙一把握住嫡福晋的手,“别怕,有爷在,咱们立刻回府!”

  说着弘旺躬身道:“儿臣告退。”

  姚佳欣淡淡“嗯”了一声,目送这对夫妻远去,心下幽幽想:怎么就那么巧,张氏推了大格格落水,会被那么多人瞧见?这众目睽睽,铁证如山啊!

  只怕十有八九是伊尔根觉罗氏做了个局,给了张氏下手的机会,在叫人盯着,张氏一动手,立刻众人蜂拥瞧见,皆是证人。这样一来,便是一百张嘴也洗脱不了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伊尔根觉罗氏还真是发狠了。

  眼下正当夏日,即使落水,倒也不至于受寒,只要救上来及时,自然也不会有溺死之虞。

  这伊尔根觉罗氏算计得稳稳的。

  侧福晋谋害嫡女,这种事情到底是丑闻,姚佳欣立刻吩咐了身边人不许乱传。

  愉郡王府也果然瞒得死死的,只对外宣称侧福晋患了恶疾,不能见人。

  这张氏显然是被禁足了,就是不晓得弘旺是否能狠下心,让张氏“病逝”。

  可没想到,愉郡王府却传来了张氏侧福晋有喜的消息。

  这个张氏,还真是能生啊!

  这一胎,可来得真是及时啊。

  这会子伊尔根觉罗氏估计要呕死了。

  只不过张氏虽然有喜,却对外宣称“胎像不稳”,因此还是不能见人。

  看样子没能翻身啊。

  毕竟这可是个连小小女孩都要害死的主儿,也正是弘旺最恨的心狠歹毒之妇人。弘旺又岂会原谅张氏?

  弘旺从前有多喜爱张氏,以后就会有多恨她。

  接下来的事情,姚佳欣已经没心思理会,因为她的封后大典临近,她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连西园骑马的运动都暂且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