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二章 采芽庄暗牢

作品:逃出柯伊伯带|作者:花静开|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8-13 09:03:36|下载:逃出柯伊伯带TXT下载
  听了阿汉的交代,人们义愤填膺,一些男人摩拳擦掌的,奈何想揍他却够不着。

  “这……朋友们,你们千万别误会,我真的是为孩子们好呀!那么多孤儿,我一个人怎么照看得过来?不关着他们,万一哪个遇到危险,有个三长两短……”阿汉心急如焚,一下子又忘了狼的威胁。

  “哼哼~阿汉窝主,我认为这些不幸的孤儿落入你的魔掌,就是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危险。”韦德尔冷然开口,他不再逼阿汉自述。

  全息图景出现光亮,那应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可画面依然昏暗如暴风雨来临前的黄昏。看得出天晴的原因,是由于一扇与天花板相接的天窗。那扇窗,就象地狱朝向天堂凿开的小窟窿,但给几条冰冷的铁条封锁,没人能从那儿爬进爬出。

  一束日光,穿过铁条缝隙形成倾斜的锥形,勉强照亮天窗下,一间约六七个平米的房间。唯一的光源中,闪光的灰尘上下翻飞,象天使不停洒落的眼泪。

  房间沉入地下,只有天窗露出地面,可以说是一间暗牢。这种条件恶劣的地方,通常只用来关押穷凶极恶的囚犯,可人们见到的,却是一个年仅两三岁的女童。

  小姑娘如只生病的小猫般蜷缩在光照不到的墙角,漂亮的眼睛呆滞无神,但能从两只痉挛的小手看出她正处于绝望的惊恐中。

  她一定已哭到声嘶力竭,挂在长睫毛上的泪珠却怎么也干不了,她是在无声地哭泣。

  她的小胸脯微微起伏,估计冷得厉害,但身上不仅没盖被子,脚上还没穿鞋。裹满泥灰的小脚丫边扔着只破碗,碗里剩半个干硬的馒头。

  画面定格在那间暗牢里,韦德尔开口了。

  “各位,”他沉痛地说:“这个孩子,是我在潜入采芽庄搜集狼窝的犯罪证据时拍到的。我很想救她,我能想象十几年后,当她长成大姑娘,充满青春朝气地走在街头时的模样,那画面该多么动人!可惜的是,我去晚了,把她抱出来后没过几个小时,她就因为严重脱水与过度惊吓死去了。我很抱歉,我没能早一点……赶去……”

  他喉头哽咽,说不下去了。观众席也传出阵阵抽泣声,善良的女士们无法忍住眼泪。

  “恶棍!秦兽!这就是你说得善待,这就是你说的养育吗?”男士们怒吼着质问。

  “啊……?”

  阿汉眼前一黑,万没料到韦德尔还来了这么一手!他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采芽庄野兽驯养基地?那地方,不仅安插着几十名打手,还有各种监控设备与机关,哪怕跑过去条狗都能触发警报,此人却能象鬼一样来去自如?

  阿汉又吓得要晕过去了,唯有叉开两脚站稳,以免一脑袋栽在狼身上。

  全息图景动起来,随后播出的画面更加惨不忍睹。观众们离不开座位,避无可避地走进了一个令人心碎的悲惨世界。他们就仿佛正直击现场,眼睁睁看着以阿汉为首,弩一等人从旁参与的虐童过程。

  不幸的孩子们,要不给打得皮开肉绽,要不给烟烫或灌水,经不住折磨死去的,就在后山随便挖个坑掩埋……

  “这些是,咳咳……”韦德尔因悲痛而声音嘶哑,不得不先清清嗓子:“这些是捣毁采芽庄的狼窝驯兽基地时,我从他们的电脑硬盘里搜出来的娱乐视频。我们连看都不忍心看的画面,是他们闲得无聊时用来解闷的娱乐片。所谓的驯兽基地,根本就是窝藏被拐孤儿的窝点!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更多没被记录的惊悚时刻,就无法追溯了。那些死去的孩子,成了狼窝马戏团风光背后,不为人知的绝唱。”

  “这太惨无人道了!他们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驯服活着的孩子听他们的话的?”有人咆哮着问。

  韦德尔的视线斜扫上二楼包厢,那里看似静悄悄的,实际一直暗流涌动。莴笋在不同的包厢间蹿来蹿去,象只惊慌的跳蚤。他为那些花大价钱看表演的贵客传递信息,充当了联络员的角色。可他仍没成功破解韦德尔为通讯网络设置的防火墙,剧院里的场面,就这么僵持着。

  韦德尔转回头,鄙夷地说:“驯人对这帮人渣来说,比驯兽简单多了。野兽再不听话也舍不得杀,不听话的孩子就直接放弃了事。放弃意味丧命,于是驯兽基地的后山就成了坟场。不过孤儿命虽廉价,也还是花钱买的,阿汉买他们的目的是为用而不是杀,所以事先会派一名有一定年纪,比如长到七八岁,已融入狼窝生活的大孩子去做说客,假装关心地接近‘新货’,也就是刚买来的小孩,告诉他们要想活命就得听话。听得懂的孩子能找到生路,听不懂的,比如刚才那小女孩,还不明白什么叫做‘听话’,所以不能合法地给她植入身份识别芯片,就只能落得被放弃的下场。这一类孩子有专属的名称,他们给称为废品。”

  “无耻!”

  “卑劣!”

  “人渣偿命!”

  ……

  愤怒的呐喊声又起,观众们忍无可忍了。但更多的人在质疑,狼窝怎么可能明目张胆地拐卖儿童二十年?

  韦德尔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各位想知道狼窝为何能如此嚣张,屡屡得手?明明是拐来的孩子,阿汉又为何能堂而皇之地充当他们的监护人,为他们办下身份证?这其中有多少地球社会的大人物在从阿汉手里得好处,于是为他撑腰,我就说不清了。这些人对狼窝的虐童暴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罔顾孤儿们的死活,反正他们死了也没亲人追究,不从他们身上赚钱,又怎么能发大财?所以悲剧才愈演愈烈。各位新闻界的朋友,我能做的事,仅限于今晚,这桩案子剩下的部分该如何深挖,就全靠你们了。”

  说到此处,韦德尔朝坐在前排的记者深深鞠躬,台下闪光灯立即闪成一片。这次拍照的焦点是驯狼表演者,不对,人们更愿意称他为审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