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七十二章:生活的真谛

作品:幽冥巫师|作者:冷得像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13 22:05:44|下载:幽冥巫师TXT下载
  狗熊成功激怒了我,我怒吼道:“你们把他手给我解开,我要和他单挑。我要杀死这王八蛋,恶魔。”

  司马南死死抱住我,将我拖到一边后说道:“燕子,你冷静点儿,别上了他的当,这里的居民,可都看着我们呢。”

  一句话,就让我发热的头脑暂时冷静下来,这时狗熊已被重新拖入车子里离开了,不过声音还是远远传来道:“你知道他们不会同意的,故意这么说的,你这个懦夫。”

  院子里满是惊慌失措的普通居民,潞城行政院的人,也已经在第一时间赶来接管了现场。我坐在地下,心绪依旧无法平静。

  司马南进一步说道:“千万不要被他们激怒,如果你还没有这些巫师罪犯冷静,就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他们。他已经被抓了,最严厉的惩罚将加之到他身上,你又何必跟他单挑呢?”

  我痛苦的摇摇头道:“我真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何会与这样的人结成兄弟,这些人已经彻底失去人性了,连禽兽也不如。”

  “他们失去人性是必然的,关键是,你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巫师世界,邪恶的巫师,又不止这一个。”

  我郁闷的说道:“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没想到,人能无耻到这种程度。”

  “也不奇怪,比他无耻的人多的是,只是你没遇到而已,咱们还是回到这个案子本身吧。你说,他为什么要当着我们的面杀死那个男人,然后毫不抵抗就举手投降?你的怀疑很正确,问题是,我们得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说,历横指使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我想了想后说道:“这种行为并不符合历横做事的风格,我想,他们肯定是另有打算。所以,我们如何关着狗熊,这是个大问题。”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就算这些坏人现在是在我们手里,但是这些人随时可以把他抢走,我们的力量绝对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所以,你要尽快向巫师科团长方面求援,看巫师科能否拉来援兵。涉及到巫师的世界,只有巫师科能够指望了,你看,有没有必要,向昆仑玄宫求救。”

  “这个办法不太好,因为时间上肯定来不及,他们既然参与进来,肯定就在据此不远的地方正在准备着,而我们要等到昆仑山的援兵赶来,那至少得有三四天的时间,我们支撑不了那么久。”

  “我觉得,可以试试,进攻或许我们不具备这样的实力,但防守却未必不成。”

  “你可能过于乐观了吧?”

  “我对自己的话完全负责,我会帮助你们共同防御这些人的进攻。另外,我还有两个兄弟可以助拳帮忙,他们的能力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司马南的表情让我感觉不到他相信我说的话,不过,他还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样最好,我会立刻联系团长,让他想办法调一些强援过来。”

  说话间,他电话响了,接通后司马南一本正经的表情顿时变得温柔起来,他低声说道:“我手上有案子,你吃过饭了?中午一定要吃饭,别为了减肥就不吃饭了,那对你身体没好处。”

  一定是他女朋友或者妻子打来的电话,一副卿卿我我的样子,这让我想起了方婷儿,这么多天过去了,不知道她身在何方,过得好不好?

  挂了电话后,司马南满脸抑制不住的笑意,我问道:“是老婆还是女朋友?”

  “我都快三十岁的人,肯定结过婚了啊。”

  “看得出来,你很辛福。”

  “那是当然,你有没有结婚?我觉得,不结婚都不能称之为男人。”

  “我小孩已经一岁多了。”我刻意回避了结婚的问题。

  “是吗,那你比我强,我准备在今年要小孩,但愿能心想事成吧。”

  “肯定没有问题的,我看好你。”我们两人说说笑笑,这让我气愤的内心逐渐平静下来,和司马南相处,终于让我感觉自己还是个人。在这之前,我已经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孙悟空”了。

  司马南他虽然是一名巫师,但同时他也是一个生活在平淡人类世界中的普通人,对于他而言,巫师科的职务和普通行政工作人员没有本质区别,他没有机会去接触那些稀奇古怪的人和物。所以,他的灵修能力永远无法有质的提高,但是,只有他才能碰触到生活的真谛。

  我让人将苏红儿和霍根接到了巫师科潞城总部,司马南很清楚,凭巫师科在潞城的力量,完全没有办法抵挡住那些人的进攻,到了科室内部后,我问道:“能不能安排我和犯人见个面?”

  司马南想了一会儿道:“这些人能力异常,普通的束缚对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放心吧,对我而言,他有没有被束缚起来,都是一样的。”

  见我说的如此自信,司马南终于点点头道:“我来安排,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

  狗熊暂地被关在巫师科曾经开凿的防空洞中的一段,说是防空洞,但我进去后就知道,里面其实是一处存放重型车辆的装备库,非常坚固。狗熊的房间位于这个狭长地下世界的中间段,只见一道厚重的推拉铁门上拉着数道锁链,光绕开这些锁链便花了好些时间。

  打开门后,只见狗熊坐在屋子内部一张光床板上,正似笑非笑的对着我,身上手上没有任何束缚的东西。我进去后,铁门再度关上,只见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一盏白到刺眼的日光灯和狗熊坐着的那张床铺。

  只见狗熊鼻青眼肿,显然被我打的不轻,这时他的情绪似乎已经平静下来,没有再说任何刺激性的语言,只是淡淡的问道:“有烟吗?”

  我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后递给他,狗熊用力抽了一下又递还给我道:“还记得咱们刚特训的那会儿吗,躲在队里的厕所里抽烟吗?”

  “当然记得,你、我、大萝卜三人抽一根烟,你小子烟瘾死大,两下就把烟尾巴给抽着了,为这事儿,我们没少骂你。”

  狗熊脸上也浮现出了笑意,他继续说道:“你也不咋的,每次都喜欢咬烟蒂,搞的我们都要过过你的嘴水,好恶心啊。大萝卜怎么说?这叫间接那啥了,对吗?”

  说完,我们俩同时“哈哈”大笑,一支烟很快就被两人抽完,我将烟蒂丢在地下后,说道:“大萝卜死了,这事儿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知道,我亲眼看着班长将匕首捅进他的心脏,这小子打针都怕疼,但挨刀子那天,居然连哼都没哼一声。看他那表情我就知道,到死他都不敢相信班长会捅自己一刀。”

  我至今不知道,大萝卜是被何种方式杀死的,因为当我见到他时,他已经成了别人的下酒物。听着狗熊的叙述,我只觉一股热血直涌上头,差点没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