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746 送你一把“正义之剑”

作品:钞烦入盛|作者:差不多了|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13 00:50:48|下载:钞烦入盛TXT下载
  劳伦·凯莉不知道和吴前视频的人是谁,但是看得出对方权力不小,听到对方的问题,她略显激动,因为她即将拥有第一个正式身份,一个可以见光的身份。

  “来吧,给你自己取一个名字,比较符合毛子国风格的。”

  吴前将取名字的权力交给了劳伦自己。

  康妮·拉耶夫娜,劳伦给自己取的新名字,用了她曾为了暗杀吴前用的化名,然后挑了一个她比较喜欢的毛子国姓氏。

  吴前耸了耸肩,道:“刚习惯叫你劳伦,又要改口,这可定下来了,康妮,以后不许再变。库烈塔,这件事有没有难度?”

  库烈塔笑着摇了摇头,在毛子国给人安排一个身份对于他来说很简单,如果是在他的家乡下诺夫哥罗德,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电话就能搞定,专人会将一系列办好的证件送到他的府上。

  “好的,这件事麻烦你了,我送她去下诺夫哥罗德之前和你说一声,等下次见面我们再详聊,就这样,再见。”

  (前文离开米国时间做了更改)

  说罢,吴前中断了视频聊天。

  康妮的事情处理完,她被吴前安排在了客房,门口和窗外有保镖把守,她没有觉得任何不妥,心中反倒是出奇的宁静,在这里她不需要担惊受怕。

  第二天早上,吴前准备联系商务部罗斯部长,他来米国也有一段时间了,前前后后投资了数百亿美元,接手戴文能源之后更是高举高打,为德克萨斯州增加了不少劳动岗位。

  环球唱片方面,在他特别的授意下,也在为米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吴前觉得时机已经成熟,未必就一定要等哈里森上位,已经到了可以好好谈一谈投票给索兰问题的时候。

  就在他让库克斯帮忙联系罗斯部长的时候,自己的手机却先响了起来。

  “BOSS,快看新闻,无论哪个媒体的新闻都可以。”

  罗沙琳德急促的声音响起。

  吴前知道一定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他“嗯”了一声挂断电话,立刻拿起书桌上的平板电脑翻看了起来。

  的确如罗沙琳德所说,随便打开一个媒体主页,就能看到,头版头条位置,特别醒目。

  《亿万富翁布隆伯退出选举,所有资源用以支持民主派系乔登》

  吴前看着标题皱眉,也就过去几天时间而已,惬意的住在太阳神岛上没有注意到任何问题,外界却风云突变。

  他接着往下浏览,新闻中指出,布隆伯为了竞选,参加了一些前期竞选活动,组建了一支经验丰富的政治顾问团,投放竞选广告宣传等等,前前后后的直接投入,超过十亿美元。

  “看来这四年一次的选举真能够为米国创造不少GDP啊,难怪这种方式经久流传,而且最近这几次愈演愈烈……”

  吴前感慨布隆伯为了竞选花费的资金,只可惜连初选都没有走完,就选择了退出。

  虽然布隆伯退出竞选,但是他非常坚定的表示,会利用他创造的所有资源来支持乔登,希望乔登可以在最后的大选上击败朗普先生。

  不知道这短短的几天之内,布隆伯经历了什么,虽然在派系内的支持率被哈里森打败,但并不代表就没有希望,眼看着最后的决战即将打响,奥兰多的辩论会即将展开,居然在这个时候退出了竞选,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

  尤其是布隆伯毫不避讳的表示,最后和朗普先生对垒的一定是乔登,这可是公然藐视最近气势如虹的卡玛·哈里森。

  吴前看着新闻眉头大皱,新闻里几乎没有什么干货,完全没搞清楚布隆伯为什么忽然退出选举。

  他与布隆伯、乔登之间可是有着莫大的嫌隙,形势刚刚好转的哈里森在两人强强联手之下,很有可能节节败退,如果真的让乔登战胜了哈里森,那么自己在米国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之前投资的产业也好,其他产业与米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也罢,恐怕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牵连,数百亿美元的生意在米国,如果被穿小鞋,多边制裁之下,到最后肯定是毛都不剩。

  倒是不会对联合国会议投票造成影响,因为大选是在联合国大会之后,可如果真让派人暗杀自己的家伙当选,未来自己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远在天边也躲不开麻烦!

  “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好在如今吴前手上还有王牌未出,他关掉电脑联系罗沙琳德。

  “你那边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

  “BOSS,康妮给的位置没有问题,只是她把资料埋得很深,我和鲍尔正在挖……噢,看到了,鲍尔小心别把皮包弄破,BOSS,新泽西州的东西找到了,还剩下最后一个地方,预计今天晚上就能搞定。”

  康妮给出了精确的经纬坐标,三个地方南辕北辙,罗沙琳德和鲍尔此刻正在新泽西州一处荒郊野外,他们伪装成地质勘探的技术人员,刨地挖坑,辛苦坏了。

  吴前点了点头,吩咐了一声抓紧时间,就挂断了电话。

  吴前伤脑筋,卡玛·哈里森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她心知自己能够战胜布隆伯,完全是拜吴前所赐,自己的能力或许强于布隆伯,但是在竞选这件事上,可不光是看个人能力!

  本来她想要战胜乔登就很艰难,现在对方再加上布隆伯的支持,她的胜算愈发渺茫。

  人就是这样,如果一直在失望之中度过,未曾被希望的光芒所照耀,那么一直灰暗的心并不会多么在意得失,但被希望的光洗礼,看到了充满希望的未来,等到再次跌入失望之中的时候,那种感觉才叫可怕。

  不到两周的时间,卡玛·哈里森完成了“苟延残喘”到“一飞冲天”的升华,她希望自己能够站在大选最后的辩论台上,对手不是乔登或者布隆伯,而是朗普先生!

  可惜,残酷的现实给了憧憬着美好未来的哈里森重重一拳,当布隆伯放弃选举转而支持乔登之后,她与乔登之间的距离又被拉开了,而且这个距离比之前布隆伯离乔登之间的距离还要远。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哈里森还没能消化布隆伯退选支持乔登这件事的时候,几家长期支持她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发来消息,在未来会削减对她的资金支持。

  资金的流失不可怕,因为如今哈里森资金方面的困难已经得到了缓解,支持率的下降才可怕。

  哈里森无比的焦虑,整个竞选团队都陷入了一种恐慌的情绪,就像整座城池只剩三百名士兵,但却被十万精兵包围的感觉,一种叫做绝望的气息悄然诞生。

  然而,就在当晚,卡玛·哈里森焦躁得睡不着的时候,黑桃十将她叫到书房,把三个带着泥土的公文皮包摆在了她的面前。

  “哈里森女士,这是BOSS让我交给你的东西,他说你一定会需要。”

  黑桃十将一个袖珍的录像设备打开,正大光明的放在一旁,随后说道。

  卡玛·哈里森已经习惯了这些事情,甚至都没有看录像设备一眼,她自从看到布隆伯退出选举的新闻之后,不止三次想要和吴先生联系,可是始终找不到机会,没想到临睡觉前,吴先生那边总算是来了消息。

  “这里面是?”

  卡玛·哈里森轻抚皮箱,上面的泥土带着点点潮气,她不知道这些从地底下翻出来的皮包里面装着什么。

  黑桃十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BOSS让我交给你,你自己看。”

  卡玛·哈里森依言打开了皮包,一摞摞通过塑封保存的文件纸和照片等物品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拆开一个真空塑封袋看了起来。

  越看,她的眼睛越大,上面的内容让她呼吸急促。

  “这些……这些是哪里来的?”

  卡玛·哈里森拿着一份化工厂和乔登暗中交易的相关证据,连手臂都在微微颤抖。

  黑桃十并不知道事情原委,她神秘的笑了笑,道:“BOSS知道你需要这些东西,就给你送来了,就是这样,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做,相信哈里森女士你已经有了想法,对吗?”

  塑封着的文件虽然埋在地下很多年,但依旧完好如初,当卡玛·哈里森借着书房灯光看到纸张上的内容和夹带的照片等物品,她知道,自己在民主派系内登顶,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三个皮箱,六七来份罪证,只需要有一项指控成立,乔登的余生会十分灰暗。

  如果是普通人拿到了这些罪证或许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利用,但卡玛·哈里森不同,她拥有一支优秀的竞选团队,团队中各种人才齐备,当他们手握着罪证这把“利剑”,必将制造罪恶之人斩于演讲台前!

  “我要和吴先生联系。”

  卡玛·哈里森对黑桃十道,神色十分激动。

  黑桃十看了一眼时间,拿出一个特别的通讯设备拨通了老板的电话,然后递给哈里森。

  此刻,吴前正在客房和康妮聊天,享受了一天宁静生活的康妮,神经不再如来的时候那般紧张,她和吴前说了一些自己以前的故事,两人聊得还算融洽。

  电话响起,库克斯道:“BOSS,是黑桃十的电话。”

  吴前弯了弯嘴角,对康妮道:“在这里你放心的住着,除了自由受到限制,安全方面不用有任何担心,乔登在米国还不至于一手遮天,早点休息。”

  说罢,吴前从库克斯手上接过电话,走出了为康妮准备的卧室。

  “黑桃十,怎么样了?”

  电话接通,吴前问道。

  “吴先生,是我,哈里森。”哈里森的声音略显激动,作为候选人,这种情绪很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上,但她已经很克制了。

  吴前听到哈里森的声音,笑道:“我想你应该已经收到我送给你的礼物了吧?不知道对于你现在的处境有没有帮助?”

  “吴先生,这份‘礼物’比之前的任何一份‘礼物’都要贵重,我不知道该要怎么谢谢您。”

  哈里森诚挚的说道。

  很多时候,并不是说自己足够强大就能战胜对方,战胜对方的办法有很多,在提升自己有困难的时候,削弱对方不失为上上之策。

  康妮提供的乔登那些罪证,正是用来打击乔登最好的武器!

  吴前笑了笑,道:“有帮助就好,算起来,这可是我送你的第四份礼物,虽然每一份礼物的分量都不轻,但我相信哈里森女士在未来一定会回馈给我我想要的,对吗?”

  投资讲求的是回报,帮助哈里森,当然不可能是慈善行为。

  “毋庸置疑,吴先生。”哈里森肯定的答道,她已经没有退路可言。

  “很好,我相信民主派系内的胜利并不是你的最终目标,你是要赢下王座的人,加油,哈里森女士。”

  吴前鞭策道。

  压力不是一点点大,卡玛·哈里森感到压力山大。

  “吴先生,实不相瞒,我如今还没有能够战胜普朗先生的把握,我只能想到……”

  哈里森阐述了一下自己的战略,从几个普朗先生做得并不是很好的方面来进攻,应该会有一定的效果,效果不代表成功,她缺乏强有力的制胜法宝。

  哈里森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吴前这些问题,在她看来吴前似乎对政治并不是很了解,但她就是想要和吴前说说这些问题。

  吴前当然不懂太复杂的政治问题,他只是一个商人而已,但他手上却还有没有打的好牌。

  “是这样的,哈里森,政见方面你坚持自己的道路就好,另外我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你看看能否拥有运作空间,那个,前段时间WTI原油价格大幅下跌,我是出了一份力的,如今我手上有超过一千万空头合同单……”

  接着,吴前将他在WTI期货市场内的布局简单讲了讲。

  哈里森听到吴前的话,震惊得说不出话,这个消息的分量远超她面前的三个皮包,WTI油价影响着全球油价,这可是关乎米国无数领域经济状况的大事。

  “一千万空头单……哦买噶……”

  哈里森情不自已的感慨,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眩晕,估计是血压过高导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