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0.故人老酒

作品:我命清风赊酒来|作者:我自听花|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13 09:03:36|下载:我命清风赊酒来TXT下载
  元歌再多担心也无用,因为他并不能改变什么,也做不了什么。

  不过半日,起码在这梁州地界上,桃花剑阁的追杀令已经传遍。

  无数江湖风媒和大帮小派,或依附于桃花剑阁的,或另有联盟的,或是其他门派附庸的,此时议论最多的便是苏澈。

  除此之外,他们还在想这苏澈究竟是怎么得罪了桃花剑阁。

  像桃花剑阁这种门派放出的类似风声消息,都是不能全信的,在江湖上,对于名门大派之间,人人都有一把尺子衡量。他们哪些话该信,哪些话不该信,哪些话要只听一半,这都是学问。

  对于苏澈身份,人人皆是好奇且惊讶,梁都陷落,平北将军苏定远传言已经战死,将军府却早已人去楼空,此时倒也颇值得玩味。

  如今,久没有消息的将军府忽然冒出苏澈来,众人所观望的,是来自北燕的消息。

  众所周知,北燕屠夫燕康之子燕长安,对将军府及梁国残余抵抗的追杀可从未停止过。

  那现在,北燕方面会如何应对?

  而对于苏澈现在会在哪,各方也是诸般猜测,总归这人是不可能出了梁州地界的。

  一时间,或是为讨好桃花剑阁,或是为探寻苏澈身上究竟有什么隐秘,或是各怀心思,暗中无数人已经动作起来。

  那,苏澈到底在哪呢?

  日头落下,天暗了。

  梁州城里裁缝铺。

  “客官,您看这件衣裳,可还满意?”小二拿了袍子过来,一脸笑意。

  苏澈点头,接过后去后面换了,付了银钱,走出铺面。

  北燕的衣着风格是与梁国不同的,梁国繁华,衣着以华美为主,北燕却多是粗犷。自攻占梁国以后,两方已然开始融合,大街小巷里,有梁国居民,也有外来的北燕人口。

  明明战事才过去月余,每个人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什么慌乱了,黄昏下走动,好似都已经习惯。

  苏澈看着人来人往,将背后包裹的木牌理了理,然后融入人群之中。

  ……

  “小二,再来一壶老酒。”

  名为‘一家老酒’的酒馆里,在这个傍晚的时候还是有不少客人在的,他们或是叫上几个下酒菜,三五人推杯换盏,或是单纯饮酒小酌,望着街上,脸带闲适。

  而这声吆喝在这并不吵闹的酒馆里倒是清晰,却也不显突兀,而喝酒的客人也只是看过一眼,一笑后便不再关注了,无他,这段时日里,他们对这叫酒之人已经算是熟悉了。

  这是个看起来有些落拓的年轻人,下巴的胡茬应当是有些时日没有打理了,而身上的衣衫看着也是穿了太久,虽说没有什么异味传出,看着却也不甚干净。

  不过即便此人不修边幅,细看的话倒也俊朗,尤其是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份洒脱。而当饮酒时,还喜欢不时高歌几声,反倒不惹人厌。

  但客人不觉得他烦,可店里的掌柜和小二倒很是苦恼。

  因为这人已经半个多月没结酒钱了,而且这吃住也都在此。除了不惹事,不跟客人闹事以及脾气还算不错之外,这人简直跟街上的不良人没什么区别。

  “少侠,吃了这壶酒,咱就走吧?”小二看了眼不远处在拼命给自己打眼色的掌柜,半是无奈地赔笑道。

  饮酒之人放下酒壶,哈哈一笑,一把揽过小二的肩膀,“你这店小二,莫不是怕我没银子给你?”

  小二知道眼前这人身怀武功,而这自也是他与掌柜多番忍让的原因。

  此时,他强忍着对方身上的酒气,以及把对方手臂拍开的冲动,干笑道:“您这话说的,不过就是十几两银子,我们掌柜的说了,就当交您这个朋友,请您喝酒了。”

  “呦,我怎么没看出那老小子这么大方?”这青年挑挑眉,“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半月之前我拿不出银子的时候,你们几个,可是商量着要动武来着?”

  小二一听,下意识去看掌柜,可后者早就缩了脖子。

  对方说的没错,当时他们一听这人打算要吃霸王餐,顿时想先将这人教训一顿。可在看到对方随手背对着甩出筷子,扎死了十步外的老鼠后,他们就立马打消了这个心思。

  小二见对方竟然还记得,顿时心中忐忑。

  虽然他们是在这梁州城开店的,可也是本分人家,眼前这人虽是混吃混喝,却也说过会给银子,再者因着对方存在,那素日街上常来的几个不良也不敢再横了,这反而也算是帮了这附近店家。

  只是于情于理,他总该出来说说的。

  青年笑了笑,道:“你尽管放心,过去告诉你们掌柜,让他赶紧算算这些时日花费几何,小爷今日就会把银子付上,分文不少。”

  店小二一愣,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是在说大话推脱,可看到对方眼中笑意,不知怎的,他竟生不出什么怀疑来。

  “真的?”他只是有些疑惑,毕竟眼前这人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士,也不像是有朋友在的,不然的话,怎会一直赖在他们酒馆?

  而且对方是在这住了半个多月的,来的时候也算体面,只是后来银子没了而已,这才呈现一幅落魄样子。

  青年点头,“我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店小二有些担心,说道:“那什么,其实之前我也没说假话,这银子也没那么重要,您可别为了银子去做些...”

  话不用说满,他语气里磕绊的意思,相信对方能听明白。

  这青年听了,当即一笑,拍了拍眼前小二的肩膀,道:“要不是你根骨长成,不适练武,我还真想教你几手。”

  小二挠了挠头,“学武还是算了,费银子,也容易得罪人。”

  青年一愣,竟是一时没说话,接着摇摇头,道:“你也别担心了,我有朋友会来,他有的是银子。”

  小二下意识朝店外看了眼,天色已经黑了,而他也知道眼前这人一直住在店里,素日也不出门,怎么联系到那朋友的?

  “天虽晚,可他今日肯定会来。”青年笃定道:“这是在城门不远最安静的酒馆,人在失意时,总会过来喝一杯。”

  “啊?”小二忍不住道:“莫非你那朋友也是好酒之人?”

  “哈哈,他可不好酒。”青年目光看向街上,道:“只是现在的他,最需要一杯酒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