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5章 外公

作品:不啊,可能是学渣|作者:甘草秋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14 09:06:44|下载:不啊,可能是学渣TXT下载
  “我好了,走吧!”年轻就是好,不用化妆,直接换个衣服就能出门。

  “哎,你不吃早饭啦?昊阳给你买的小笼包。”看见自家闺女换完衣服就要走,章妈拦了一下。

  “我现在还不想吃,拿着路上吃。”章梦非说着,拿了一盒小笼包和一杯豆浆,才想起来似的道:“姐姐还没起呢,妈妈你去叫她起来吃早饭吧,都凉了!”

  这算不算是坑了她小姐姐一把呢,嘻嘻!

  章梦非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手里还拎了几个袋子,陈昊阳很自然的接过去了,然后牵着姑娘的手下楼。

  楼梯不宽,就很普通的楼房嘛,所以这手牵手的,其实并不舒适,可陈昊阳就是不愿意撒手,章梦非也就随他去了,两人靠的有点儿近。

  到了楼下,陈昊阳停了下来,章梦非正疑惑的看他时,就被亲了一下。

  一个台阶的高度,正好。

  “你……哼。”被占了便宜,章梦非哼了一声,就想越过陈昊阳。

  结果当然是不可能的啦,一把就被老男人带进了怀里,半搂着走出去。

  “梦梦姐姐……额,这是姐夫吗?”都说了家门口人来人往的,总会遇见邻居,这不,没走几步就遇到章梦非楼下的小弟弟。

  “小琪,早上好呀。”至于后半句,章梦非当没听见。

  “嗯,姐姐再见。”小琪在章梦非和陈昊阳身上打量了一下,小孩子面皮薄,打完招呼就走了。

  “谁啊,这是,叫的那么亲热。”

  “邻居小弟弟,我看着他长大的,好吧,这种醋都吃,你上辈子是醋坛子吗?”章梦非怼他一句,陈昊阳有点很多缺点也不少。

  吃醋和占有欲,呵呵,不知道会不会是交往下去的绊脚石。

  “是。”陈昊阳的脸皮厚到可以挡子弹,吃醋有啥不好承认的嘞。

  陈昊阳一承认,章梦非反而没话说了,哎,算了算了,反思一下,他吃醋,可能也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吧!

  在这段感情里,她没有给出对等的回应,使得陈昊阳一直患得患失的。

  这么想着,当陈昊阳低头看她是否生气时,章梦非就抬头冷不丁在他脸上亲了一记,算是……顺毛撸了一下。

  “你把我当小孩子哄啊,不行,这下不算。”

  “我管你算不算,快开车门。”她会害羞好嘛!

  “呵。”陈昊阳笑了笑,这已经有很大进步了,他不着急。

  “很高兴为您服务,我的小公主,咱们去哪儿呀?”他是真不认识路,章梦非说要去老家,可他没来得及问呢。

  “你就往前开,我给你指路。”章梦非想了想,又道:“要不,换我来开车?”

  “不行,你那是无证驾驶。”陈昊阳在遵纪守法上还是很有原则的,三观正着呢。

  “我就是那么一说,过完年我就把驾照去考了。”科目一已经抽空去考了,剩下的科目二、科目三也都预约了时间。

  对于章梦非这种自信心爆棚,连练习都不去的学员,驾校教练表示心里好慌张呢。

  “好啊,到时候我带你练车。”陈昊阳乐呵呵地应着。

  从县城到章梦非老家,也就四十分钟的车程,陈昊阳车技好啊,就算章梦非指挥得乱七八糟的,他也顺利到达了。

  “村里的规划没做好,里面的小路不能通车,你就把车子停在这个晒谷场吧。”章梦非看了看周围,十几年前的老家啊,还没做改造工程呢,往里走都是石子路,十分古朴。

  忽略那些鸡鸭的粪便的话,也算是个风景,比后世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水泥路好看呢。

  “外公!外公!”章梦非还没到门口呢,就在巷子口唤上了。

  外公八十多岁了,耳聋,不大声说话,他听不清。

  这也是为什么章梦非之前要跟人咨询助听器的事儿。

  陈昊阳不来的话,她拿倔强老头没办法,但这个“苦力兼车夫”既然来了,那么章梦非就打算把事情给办了。

  “欸!梦梦你怎么来了,不是前几天才回来过吗?你爸妈呢?”老人一脸慈祥地出现,在章梦非的记忆里,外公总是笑呵呵的,尤其是对她,从来不会生气。

  “想你了呗,外公,我来接你回家过年。”外婆在章梦非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外公一个人独身鳏居,和舅舅的关系还不好。

  以前的时候,怎么拉外公,他都不愿意去她们家过年,怕麻烦子女。

  但章梦非知道爸爸不会介意的,更何况,爷爷奶奶都不在了以后,家里的老人就剩下这一位了。

  “我不去,这是……”外公本以为陈昊阳是路过的,现在一看他站在外孙女身后,就有些审视了。

  “我男朋友,叫陈昊阳。”

  “外公,您好。”陈昊阳乖乖的打招呼。

  “嗯,梦梦啊,外公已经准备好过年的东西了,就不去了啊。”外公没怎么理会陈昊阳,扭头就只对着章梦非说话。

  陈昊阳摸摸鼻子,看来他不止不招老丈人的待见,连老丈人的丈人也不待见他呀。

  “我们开了车来,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都准备了什么,打包带走就是了,我不介意帮您吃掉。”章梦非耍无赖道。

  前世,外公在她大四那年的寒假去世,只有三年了。

  她不是奢求改变命运,生老病死自有天命,但她希望外公去世前的这几年,能够过得好一些。

  “欸,你这是有备而来啊!好好好,我跟你回去了,那我养的猫猫狗狗咋办呀。”

  “我跟二姑打招呼,让她帮忙来喂一下就行。”章梦非见招拆招,不达目的不罢休。

  外公独居,就喜欢捡个狗子、猫啊的养着,跟动物园似的。

  他还养过彩色的蜘蛛……

  “你啊!行吧,那我先收拾收拾,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地方要去,好了再过来找我。”外公总归拗不过这小外孙女,点头应了。

  章梦非笑着朝外公挥挥手,拉着陈昊阳离开。

  的确还得去一下二姑和大伯家。

  二姑那儿是帮小姐姐送点东西,顺便探探口风。

  大伯那儿嘛,送点年礼,当小辈的一份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