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45、拒绝奖赏(二更)

作品:凤求凰之引卿为妻|作者:侧耳听风|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10-09 19:14:44|下载:凤求凰之引卿为妻TXT下载
  深入鬼岭深处的任务交给了东哥许师傅还有那位赵姑姑,他们三人轮换着进山,回来便向齐雍报备情况,忙碌至极。

  而武迪也在忙,忙着给大部队做后备工作,衣食住行,全由他来管理。

  累了那么多天,姚婴彻底的放假了,整日无事就坐在院子里的磨盘上。若乔有时过来陪她,有时山上山下的走走,她意志力还是蛮强大的,疼痛还能忍耐的活动。

  想想她那时眼睛看不见,整天就是坐着躺着,待得眼睛好了,她胖了一圈。

  罗大川也没任务,所以他整天就是和小悦在一块玩儿。他还是那样儿,逗弄她,把她耍的团团转,然后两个人一块傻笑。

  不过,他也有变化,就是整天把自己捯饬的干净利落,当然了,仅限于自己所认为的干净利落而已。

  “这罗大川是不是脑子有病,这可三天了,我每天出来都能看见他在逗弄小悦,欠揍。”若乔嗓子仍旧有些哑,不过因为看不惯罗大川,反而显得中气十足。

  “不成熟的小男孩儿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捉弄,欺负,但也仅限于自己。”姚婴已确认了罗大川的心思,因为昨天有别的护卫发现小悦忘事儿,还想再试试看她脑子有多不好使的时候,罗大川差点和人家打起来。

  “你说罗大川喜欢小悦?”若乔难以置信,之后就笑了,这种喜欢前所未见。

  “嗯,我认为是。”点点头,姚婴觉得就是这样。

  “这种喜欢,一般姑娘承受不起。再说,也不会有结果,让他趁早清醒吧。”若乔微微摇头,如果罗大川是认真的,那最好还是及时收手比较好。

  “有没有结果是后话,眼下看看小悦,她就是个小孩子,根本就不懂。这几天罗大川整日和她玩儿,但是第二天她就把他给忘了。每天早上,他们之间进行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我介绍,每天都要重新认识一次。”即便罗大川有想法,可是小悦根本就不懂。

  “这倒也是一种幸运,每天都是新的开始,前一天的事情都忘记了。”若乔却是若有所思,也不知想起了什么。

  “你还认真了?别乱想了,赶紧恢复好身体,咱们好再进鬼岭深处。”姚婴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

  “阿婴,公子呢?”若乔看着那些新建起来的房子,问道。

  “在休息吧,他伤也没好呢。”那些新建的房子门窗皆具,一应俱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都打理好了。武迪的人还在房子前整理出一片院子来,就差架上篱笆了。

  这里还真是恍若世外桃源,在这茂密无人的荒野深处,有这样一个地方。在城市喧嚣久了,在这种地方住一段时间,身心畅快。

  “公子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若乔面无表情,原本明媚的眼睛,里面却是一片平寂,犹如海浪来临前的海面。

  “计划?这种事情也不用计划吧,那鬼婆的老巢,必然得撅过来才是,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得翻一遍。”就算齐雍没这个想法,她都得去看看。而且她现在就想去,奈何齐雍不准,思及此便郁闷有加。

  “我也要去。”若乔看着那鬼岭迷障的方向,轻声道。

  “待养好了身体,想去也没人拦着你。你在外时间够久了,快回去休息吧。”特别是下午,太阳偏西之后,这山里就开始冷了。

  “看你这几天很悠闲,没去照顾公子么?”直起身体,若乔拢好身上的披风,一边问道。

  “公子的体质很好,眼下能够自如行动,所以也不用别人照顾了。”关于齐雍,姚婴也不说太多,而且说的也都很官方。

  她知道若乔心里在如何怀疑齐雍,但是她不苟同,所以也就少说。

  心结这种东西,一旦有了,好像就很难消除。

  “阿婴,你小心些。”若乔走出去一步,又停了下来,小声的说了这句话,便回房间了。

  坐在磨盘上,姚婴轻轻地叹了口气,小心些?即便再小心,有些该来的还是会来。

  看着太阳从远山的天际落下来,姚婴也百无聊赖的从磨盘上下来了,在这院子里坐了一下午,她都要石化了。

  罗大川还是很不错的,傍晚了,他就把小悦带回来,不会再和她在外面玩儿。张叔最初对他有所警惕,但后来似乎也意识到了,他只是长得凶恶了些罢了。

  回了房间,若乔靠在床上闭着眼睛,看起来睡着了。姚婴就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灯笼陆续的被点亮,这半座山都跟着亮堂起来了。

  没过去多久,便顺着窗子瞧见有人上山了,急匆匆的跑上来,速度极快。

  “哎,发生什么事儿了?”在窗口那儿喊道,因为但凡匆匆忙忙跑回来的,都是从鬼岭深处的迷障那儿回来的。

  “禀阿婴姑娘,那迷障里头有动物在乱窜,都烂的不成样子了。许师傅和赵姑姑商议,是不是把它们聚在一处一把火焚了。”护卫上前禀报道,倒是都实话实说了。

  “太多了,烧不完的,里面还有更多。不过,外围有硫磺,那些东西倒是也跑不出来,只是在迷障里走动。”姚婴微微摇头,所以说啊,应该她去的。她有信心,让那些尸傀乖乖听话。

  她想去,但是齐雍不准,姚婴甚至觉得自己应该说走就走,不听他的指挥。

  不过,就在第二天,齐雍身边的护卫便来了,并且给她带来了公子的命令,她可以去和东哥等人会和,并且可以试着掌控那些跑出来的尸傀。但是,她不能进去,不能单独行动。

  齐雍这个命令下的就有点奇怪了,明明之前还不同意的,这转眼间就同意了,匪夷所思。

  而且,他还允许罗大川和若乔与她同行,就是说他们三个都可以去了,不用整天闷在这儿长蘑菇了。

  罗大川和若乔得到这个消息各自几分诧异,罗大川有些不太情愿,这几天就他过得最充实,哪像姚婴和若乔那么无聊。

  而若乔则是讳莫如深,反正看她那表情,就知她心事重重。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下山过去吧。公子也挺有意思的,知道咱们三个比较亲近,前几天所有人都进山了,就留下咱们三个哪儿都不许去。这会儿可以进山了,又让咱们三个同行。依小爷看,咱们三个可以结义了。”罗大川悠悠道,这若是换了别人跟他同行,他肯定是不会听任何人嘚吧嘚的。

  “嗯,没错,咱们是吉祥三宝。”姚婴微微撇嘴,让他们仨一块儿,谁知道齐雍怎么想的。再说,他好像也对若乔有些芥蒂,如果说怀疑一个人,自然是要他一直在眼皮子底下才对啊,也不知他做的什么打算。

  “吉祥三宝?这名字好。”罗大川听了就乐了,这名儿喜庆,就用这个了。

  既然最高领导人发话了,这边三个人也各自准备。罗大川没啥准备的,他特意去找了小悦,摆出老夫子的架势告诉她每天默念他名字三遍,待他回来了,她要是还把他给忘了,就把她头发剪了。

  小悦担忧的捂住自己头上的两个花苞,小脸儿上也尽是害怕,嘴里嘟囔着大川哥哥大川哥哥,她这会儿倒是没忘。但明天一早起来会不会忘了,就是未知了。

  罗大川还算满意,之后捏了捏她鼓鼓的脸蛋儿,便转身走了。

  那一切姚婴和若乔尽收眼底,罗大川对小悦的感情或许真的很纯粹,只是她们从未见过,之前一直都觉得他是恶趣味。可是瞧着刚刚那一幕,心下又不免几分感叹,青涩而幼稚纯粹的感情,在这世上也很是难得。

  三个人下山,也根本不用护卫带路,罗大川反复数次,他闭着眼睛都能走过去。

  就是这下山之后他看起来有些沉默,连大话都不说了。阿婴和若乔走在后面,若乔身体还没有彻底的恢复,走的有些慢,正好和姚婴步调一致。

  裹着红色的披风,夜里的山林很冷,幸亏东哥周到,很是惦记她,带来了很多厚衣服。

  往鬼岭迷障的方向走,山里都形成了一条路,这是大部队来来回回踩出来的。山里有野兽,但这几天来人闹出的动静大,连野兽都不靠近这边了。

  一路上,三个人都不说话,往时基本是罗大川和若乔斗嘴。但眼下,罗大川走在前头闭嘴不言,而若乔则是心事重重。

  姚婴不时的看她一眼,其实如果想要她把话都说出来,到也不是没法子。作为姚寅的妹妹,她在若乔心里是不一样的,完全可以利用姚寅让她把话都说了。

  只不过,姚婴并不想那么做,显得有些卑鄙无耻了。若乔的爱是执着的,利用人家的爱,太过没品了些。

  三个人步行,速度又不快,待得与驻扎在山里的大部队汇合,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他们到来,东哥和许师傅也没有太过意外。

  东哥单独把姚婴叫了过去,问她有几分把握控制那些尸傀。

  “我当时就和公子说过,进入迷障,我可以开路。他不信任我,导致耽误了这么多天。一会儿天亮了,我便先进去,你们在后,亲眼看到就知道了。”姚婴把头上的兜帽摘下来,在这清晨的山林里,她好像小红帽。

  “公子并非不信任,是担心你会受伤。咱们没有功夫,总是要吃亏一些。”东哥是没有那个本领控制尸傀的,当然了,如何制服尸傀他知道,可是一个两个尚可,数量如此之多,他会眨眼间就被埋住的。

  姚婴暗暗撇嘴,有功夫的人进了里头不是也没再出来?有时候,身怀天下无双的功夫,也不代表就一定天下无敌。

  “先吃些东西,再歇一歇,不急。”东哥抬手拍了拍她后背,这荒山野岭的,前面几米外迷障飘散,这个地方极为不详。

  在火堆旁坐下,姚婴一下一下的捶自己的腿,走的她两条腿都要折了。似乎,连若乔都比她体力好。

  吃了些东西,天色也彻底亮了。只不过前面的迷障依旧朦朦胧胧,半人高往上,那些东西就看不清楚了,都被迷障所掩盖。

  罗大川坐在姚婴身边,也不吭声,还从没见过他这样,像自闭了似得。

  倒是那赵姑姑看起来很热心,说若乔旧伤未愈,最好不要跟着冒进。在这外围一样重要,她就不要踏足迷障之内了。

  蓦地,迷障里有动静传来,所有人都噤声。

  四下安静,迷障里的声音就更清晰了,连姚婴都听到了。

  把兜帽扣在头上,她拿着铃铛站起身,绕过火堆,朝着迷障走了过去。

  东哥和罗大川立即跟在她身后,其余的人也陆续起身跟随,一直走到了迷障边缘。边缘洒了硫磺,气味儿极大。

  手腕晃动,手里的铃铛也发出声响,摇晃的频率不大,但声响却一下套着一下,好似越传越远,覆盖了这一片迷障。

  之后,一些烂的只剩下白骨的野兽出现了,它们排排站,在荒草之中隐藏,好像随时都会伏击出现的猎物。

  只是,烂的皮肉都没了,更何况眼珠子了。由此可见,它们靠的不是眼睛。

  “想进去么?”姚婴向前一步,迈入了迷障的范围,一边摇铃,问道。

  “有阿婴姑娘在,咱们进去也无妨。”许师傅开口道。都有一些本领,这些尸傀其实倒也不可怕。但可怕的是数量太多,这若全部扑上来,双拳难敌四脚。

  弯起嘴角,姚婴步子不急不缓的向前,以她为中心,后面的人排成了扇形。

  边走边摇铃,那些出现在迷障中密密麻麻的尸傀也开始退后。各种野兽,还有人,有一些正在腐烂当中,气味儿极其难闻。

  它们退后,能听得到它们的声音,退入了荒草树林之中,最后被迷障彻底掩盖,不见踪影。接近一刻钟,连它们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姚婴摇铃的手也停了下来,“大家跟紧我,不要独自走动。如若分散,被尸傀攻击,便以分到手中的长针为武器,刺入尸傀腰椎,可使它们瘫痪再无战斗力。”

  “是。”后面的人齐声回应,自动的以姚婴的话为旨意,没有质疑。